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斗罗大陆之玉天霜 > 第二百六十二章:一剑碎昊天!
 
  波塞西看着被他一掌拍入环海中,弓着身子,嘴角溢出鲜血双手软绵绵无力的撑着昊天锤锤柄,但他此时的眼神却是无比的明亮,透露着劫后余生的庆幸和考核通过后的喜悦。垧

  海神第六考已经结束,她犹豫再三,还是幽幽的叹了口气,将抬起的芊芊玉手放下,绝美的脸庞勉力的挤出一个大气的笑容道:“唐三,恭喜你,通过了海神第六考。”

  唐三从波塞西的身上再感受不到一丝杀机,低下头眼神阴霾的的心里咒骂一句,但他对刚刚波塞西那排山倒海的实力还是非常忌惮的,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道:“感谢波塞西大人手下留情,否则我是无法通过这次考核的。”

  如果不是拥有无敌金身这种堪称作弊的技能存在,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在波塞西手中撑过一招,这让他不由得想起玉天霜在皇宫时的那惊天一剑,自己现在也通过了大部分的神考,海神亲和力也超过百分之五十,自己能不能和他一样,调动部分神力呢?

  波塞西坦荡的摇了摇头,这位昊天宗的后人,和那个人是无比的相似,同样的精彩绝艳,同样的桀骜不驯,但这个人比他要聪明的多,“我没有留手,你能通过是你自己的本事,其实我是想在这次考核中杀死你的,你应该可以察觉的到,但没想到你...”

  唐三通过海神第六考,波塞西知道事情已经无法转圜,已经认了命,反正都是死,大大方方的承认也无所谓了,但就在这时,她忽然感觉到心里传来一阵难言的悸动感,似乎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这种感觉让她感受到了久违的痛苦,不由得弯着身子,捂住胸口。

  时间回到半个时辰前,星斗大森林中,刚刚玉天霜和杀戮之王对拼的这一击,另这片森林中出现了一个巨大深坑,但是对于广阔的森林来说,这点破坏算不得什么。

  不对,他现在的实力虽然是99级无疑,但是相比正儿八经的99级绝世斗罗,他还是没有那么强大,无法使用魂技,只能凭借手中的血红巨剑还有强大的肉身力量攻击,这是他的绝对劣势,而这却是玉天霜正好都可以和他对拼的资本。垧

  拥有北斗七元紫印的他,无时无刻被淬炼的肉身和精神,让他在力量对拼中稍战优势,同时强大的精神力也豁免了杀戮之王血腥杀气的侵蚀,而只能用手中血红巨剑攻击的他,即使天霜寒气没有附加一个魂环,其品质也不会差他手中的血红巨剑多少。

  杀戮之王的身体也受到了一些损伤,体表覆盖着一层冰霜,但是融入体内的杀戮领域和血红杀气,却如同沸腾的气泡一般,直接将身体的损伤给修复了。

  杀戮之王此时愤怒无比,在他眼里这个卑微的臭虫,居然能伤害到他,这是他无法容忍的,一双血红的眸子顿时红光大盛,悬浮在空中,双手高高将血红巨剑举起,顿时,冲天的血气出现,直接化作了高达百米的血红长剑。

  玉天霜看到这一幕,知道杀戮之王是准备全力出手,一击解决自己了,这夸张的视觉效果,让他知道,这一剑的威力和范围,恐怕自己全力运作冰影七星步也无法躲避的掉,既然如此,他心中的傲气也被激发出来,那么就来看看,到底谁的剑更加锋利吧。

  右臂魂骨积攒到五层的凝雪之汐发动,这一击的威力会被加持整整两倍多,然后就是全部增益状态一同发动,双重领域,冰皇赐福,七杀剑意合一,包括全力输出的聚环还有最重要的,他已经转化了十分之一的真元力,也全部灌注进手中的天霜寒气中,接下来他这一剑,将是他现在最强的攻击。

  杀戮之王看着下方气场全开,直接将方圆百米范围都化作了一片冰雪世界,绿意萌萌的星斗大森林,此时俨然化作了冰封森林一样,让他不由得的动容起来,但眼中血红更甚,高举的百米血红剑气再次凝实一分。

  “死吧小子,为你所作的一切,付出生命的代价!”垧

  杀戮之王此时手中高达百米的血红巨剑,已经化作实质,看着下方置身于冰雪世界的玉天霜,双手紧握,狠狠的挥下这一剑,仅仅是刚刚移动的血红巨剑,就让下方的树木化作了灰烬,巨大的冲击力让整个地面都下陷了几米,然后崩塌。

  “该死的人是你,杀戮之都这种地方,即使让我选择一百次一万次,我都会让它毁灭掉,杀戮之王,迎接你的末日吧,冰天寒霜剑:寒宵凝天!”

  面对声势浩大的血红巨剑,玉天霜的双眼冰白一片,冷漠的盯着上空似乎要将一切都碾压成粉的攻击,脚下崩塌的土地上自动凝结出一片冰面,单手持剑的右手缓缓松开,天霜寒气自动悬浮在身前,随着玉天霜的右手并出剑指,对着天空遥遥点出。

  携带着磅礴力量的天霜寒气,此时已经看不出本来的模样,完全化作了一柄雪白长剑,随着玉天霜的一指点出,天霜寒气的剑身顿时开始疯狂膨胀,最后化作一把比空中那下劈的百米血红巨剑还要大上数倍的雪白巨剑,迎了上去。

  两柄完全不同的巨剑剑尖对撞的一瞬间,爆发出的能量余波直接就将周围近千米范围的土地树木都化作齑粉,然后就如同绣花针碰上铁柱一般,雪白巨剑在两者僵持了仅仅一瞬的时间,就以摧枯拉朽的速度,将血红巨剑连同着它身后的杀戮之王,一同贯穿。

  “咚。”

  当被渲染成雪白的天空再次恢复蔚蓝,一座巨大的人形冰雕如同一颗炮弹一样,从天空中砸落在凝结成冰面的地上,溅起一地的碎冰块。垧

  玉天霜看着化作人形冰雕的杀戮之王,默默扫视了周围一圈,此时他们战斗掀起的余波直接将这片绿意盎然的森林,化作了冰雪世界,自己这一击的威力确实超乎他的想象,虽然杀戮之王的真实实力是比不上千道流这些货真价实的99级绝世斗罗,但是他能以魂斗罗的境界,将其击败,还是极为恐怖的,而这其中最大的功臣,就是那十分之一的真元力了。

  品质上就凌驾于魂力这种能量不止一筹,即使只是十分之一,也足以碾压这个世界上的最强者,玉天霜此时不由得想着,如果不是受限于这个世界的规则,以他现在第八层的冰天凝海功的境界,真不知道会强大到什么地步,这是他有些火热的,毕竟他前世也算是偶然间见到过师门里那些渡劫大乘的长老和掌门,偶尔施展法术时的场景,那种改天换地的伟力,真的不是斗罗大陆这些小打小闹能比拟的。

  “呼...”

  盘膝打坐恢复好状态后,玉天霜挥手解除了杀戮之王的冻结状态,“嘭...”巨大的身躯失去的支撑力,这个高大的身子直接无力的砸在地上,体表被冻的入骨的寒冷,让他看上去和之前的模样大相径庭,有种变色了的滑稽。

  青色的杀戮之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勉强撑着身子翻了个面,此时的他除了变成了青色以外,全身逸散的血色光芒早以消失不见,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他的眼眸,变得和正常人一般,格外的透彻清明,他努力的转动着眼珠,想要看向玉天霜,可惜刚刚翻转身子,已经是他最后的力气了。

  “哎...”无奈的叹息一口气,此时的他看着天空中久违的蔚蓝,这如同大海一般的蓝色,让他的眼神有些恍然,似乎眼中出现了什么令他悸动的人影,对了,那是他许下的承诺,那个他一眼万年的女人。

  “你是叫玉天霜是吧,你很优秀,比起年轻时的我都要优秀不知道多少倍,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见识到魂师界还有你这样的优秀后辈,我可以说是无憾了...”垧

  虽然杀戮之王的话是这么说,但其中语气透露出的浓浓不甘和悔恨,遗憾之色,还是让玉天霜觉得这个忽然是变了一个人的杀戮之王,是那么怪异。

  “好违心,明明充满着遗憾,却非要说自己无憾,无聊...”

  不过玉天霜也懒得理会他,淡淡的吐槽完后,拿起手中天霜寒气,就准备给他最后一击,被极致之冰侵蚀入骨的他,已经没了存活下去的生机,就算自己不动手,不需要多久,他就会自己死去,但好歹也是自己遇见过的最强对手,给予他强者的尊重,玉天霜还是可以做到的。

  杀戮之王闭上了双眼,忽然在他的胸前闪烁出一股金光,这种光芒和他本身血腥的气息相比,是那么的格格不入,一柄造型精美金色的小锤出现,小锤两端各自镶嵌着一枚黑色宝石,一看就是做工极为考究的精致之物。

  “其实我并不是你所见到的这种样子,我也曾经是一位人类,虽然我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但我觉得,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我叫做唐晨,是一位昊天宗的弟子...”

  眼前出现的金色小锤让玉天霜有些意外,其实当这柄小锤出现的一瞬间,他就认出来了,这是一柄以昊天锤为原型打造出的东西,而这个男人身份却让他好奇起来,一位昊天宗的弟子,怎么会变成了杀戮之都的杀戮之王呢?

  玉天霜看着弥留之际的杀戮之王,不,现在应该叫做唐晨了,听着他将从离开海神岛后的事情娓娓道来,点了点头,原来比比东传承的罗刹神,居然还干涉了修罗神的神考,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这名号称魂师界两岳的男人,恐怕已经成就修罗神了吧。垧

  “那你能否告诉我,罗刹神影响了你的神考,那么修罗神会不会影响罗刹神继承人的神考?”

  既然两位神明彼此制衡,而罗刹神能够影响唐晨,那么修罗神会不会也这么做,影响比比东呢?这是他忽然想到的一个问题,而比比东自己可不能看着他走向唐晨这条路。

  “我不知道,对不起,失去神智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和体内的九头血红蝙蝠王对抗,直到刚刚你一剑抹杀了它的意识,我才得意恢复清明,可惜极致之冰的力量不仅摧毁了它的意识,也将我的身体也一柄抹杀了生机...”

  杀戮之王面露愧色,然后脸色再次苍白了一分,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此时的他赶紧开口:“年轻人,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你能否帮我一个忙,拿着这柄金色小锤,去帮我看一个人,告诉她,不要再等了,他...回不来了...”

  说实话,玉天霜挺为这个人可惜的,他可是凭借自身的实力,达到99级的程度,这一点在整个斗罗大陆的历史上,都是屈指可数的,正常来说,魂师的修为达到封号斗罗后,寿命就会增加300年,而达到95级之后,每提升一级,也会增加100年的寿命,但大陆上95级以上的封号斗罗少之又少,按照理论来说,应该会越来越多才是,但事实确实,95级以上的封号斗罗,不会随着寿命的增加而变多,只会越来越少。

  因为整个大陆上95级以上的封号斗罗,都无法在生命最后一刻,提升哪怕一级的魂力,能够凭借自身的天赋实力达到97级的封号斗罗,他只知道一个人,那就是他的外祖父,曾经以97级的实力挑战千道流的那个绝世剑客。

  玉天霜默默记下了海神岛和波塞西这两个信息,收起唐晨身前漂浮的金色小锤,对着他点了点头,“你放心,有时间我会帮你把话带到的。”垧

  听到这句话,这位魂师界的传奇,终于闭上了眼睛,一具本就变成青色的身躯,此时随着他生命的落寞,也彻底失去的生机,化作了一地的冰粉。

  时间回到现在,海神岛上,波塞西感觉到心中这种疼痛的感觉越来越甚,慢慢的变成具裂的绞痛感,她感觉到一阵的莫名,和忽然心中泛起的落寞感,似乎她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