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余长生柳烟烟 >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毒符之咒
 
“先前只是想给你一个教训而已,你若是以为我的手段只有这些的话,那你未免把我看得也太轻了。”余长生淡淡的一笑,旋即从判官笔的笔尖上拔下来一根毛,在手里面轻轻一吹,这一根毛顿时变大变粗,如同变成了一条蛇。

判官笔是一件神物,判官笔上拔下来的一根毛,自然也是神物,这一根毛所幻化而成的蛇绝对不是凡间的蛇能够比拟的。

更何况,他又在这一根判官,比笔尖上一根毛所变化而成的蛇上,又增添了蛇王的毒液,这就如同叠增益一般,单单只是这一条蛇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就足以将那个傀儡蛇给压制一头。

那个傀儡蛇本质的做出了胆怯的动作,只是在那个人的笛声催促之下,傀儡蛇再也忍受不住,痛苦死吼着吵着判断笔笔毛所变化而成的蛇撕咬过来。

“我原本还以为这一条蛇是被你炼制的,没想到你只是用笛声用痛苦控制住了这条蛇。”余长生淡淡一笑。

“用痛苦控制住了这条蛇又怎么样?最起码这条蛇现在听从我的命令,而你也马上就要死在这一条蛇的嘴里了。”茅草屋门口那个浑身焦黑的人放下笛子冷冷的一笑。

就在他放下笛子的那一刹那,那个傀儡蛇也不再行动了,趴在地上如同一条破麻绳一样,累得没有了动静。

那个人看见这一幕,连忙把手里面的笛子凑到嘴边,想要再一次吹响这个笛子,可余长生眼疾手快,立刻用判官笔打出来了一道奇浪,这一道奇浪打在了那个笛子上,形成的气流堵住了笛子上的孔眼。

笛子就是依靠着孔也才能吹出各种各样美妙的声音,如今红颜已经被堵住了,那个笛子不管发出多大的声音,终究像个没用的破棍子一样。

呼呼……

那个人不管再怎么用力的催动自己手里面的笛子,终究也只能发出这种声音。

而那个蛇也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余长生见状立刻把手里面的毒牙匕首操的那个人扔了过去,而那个人也算是有些眼力见,到自己手里面的笛子吹不出来声音之后,立刻就舍弃了这根笛子,并用这根笛子打飞了朝着自己扔过来的毒牙匕首。

毒牙匕首的毒性果然强大,那根笛子只是接触了一下毒牙匕首,瞬间就已经开始变黑,随后腐烂。

而那个人看见笛子的这种变化,也是立刻把这根笛子给扔掉。

“你这个人怎么如此卑鄙,竟然用这种办法来对付有种真刀真枪的和我干上一场。”那个人阴冷且不屑的说。

“我也想要和你真刀真枪的干上一场,可是你用这个蛇傀儡来应付我。”余长生伸手一招,判官笔笔尖上的那一根毛,瞬间又回到了判官笔上,只是上面携带的毒液,此时却浸染在了判官笔的上面。

判官笔是神物,如果不想用它沾染墨水的话,就算是有再多的墨水也不会在上面留下半点。

余长生之所以没有甩掉这一滴毒液,就是为了用这一滴毒液来绘画一个符咒。

毒符咒。

像这样阴险毒辣的阴毒小人,用这种毒符咒来对付他才合适不过了。

三下五除二,一个完整的但小如一元硬币一样的符咒就浮现在了余长生的面前。

毒辐射不仅作用是毒,就因施展的时候也很“毒”。

就比如这恍如一元硬币一样大小的符咒,有的时候就算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打在一个人的身上。

这个人都不会有怎样的差距,直到毒发的时候才会感觉到身体的异样。

余长生也就是趁那个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把这个毒符咒打在了那个人的身上。

“想要真刀真枪的和我干,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你能够打得过我这一身的鳞甲吗!”

那个浑身焦黑的家伙脱下了自己身上已经烧得破破烂烂的衣服,露出来了衣服底下长着蛇鳞的皮肤。

看来这个家伙十分的喜爱,蛇身上的皮肤有许多速度长着密密麻麻的蛇鳞,只是蛇的鳞片种类还不一样,有的是蟒蛇,有的是眼镜蛇,而有的是竹叶青。

一条巨大的蟒蛇,蛇鳞从他的左胸口一直延伸到左大腿,而另外的地方都是各种各样如同吉利服一样的拼在一起的蛇鳞。

“如果你这一身的鳞片是由一条蛇的蛇离逐渐生长并蔓延出来的话,我或许还会忌惮一下,但是你身上的这些东西……”余长生摇头轻笑,“这些东西还入不了我的眼!”

铁板一块才是万无一失,像这样用各种各样的东西拼接出来的磷甲,那在他们彼此之间拼接到一起的地方就是最为薄弱的地方。

一些精密的金属器件都要选用无缝钢材,更不要说是这种长在身上的鳞甲了。

“这些东西入不了你的眼,我就让你看看这些东西到底是有多么的强大!”那个家伙双手在胸前结印念咒之后,身上的这些甲片似乎都在蠕动。

这是让密集恐惧症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估计当即就会恶心的吐出来。

“我这一身的甲片不仅能够给自己增添防御,而且甲片在站起来的时候还会对接触过我身体的人造成伤害,并且每一片甲叶上都淬了毒,但凡被这些甲片划出一道伤口,就是必死无疑!”

那个人得意的哈哈大笑。

“你手里面就拿着一根画符的比喻,我不得不承认你的画符很厉害,但是在近身搏斗上,你又怎么能够胜得过我这一身鳞甲!”

“真不知道你是蠢还是笨。”余长生摇着头叹了口气,将手中的判官笔一甩,判官笔瞬间就变成了一柄长剑,“你是真的以为我拿着一根笔就敢出来是为人莽撞吗?”

那个人看见这判官笔竟然能够变成长剑,顿时愣住了,“你这个……你……”

“没有那金刚钻就别揽着瓷器活,若是没有这个底气,我又怎么敢孤身一人上山来找你的麻烦。”余长生目光霎时间变得锐利无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