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余长生柳烟烟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阴阳齐发
 
仅依靠判官笔的锋锐,就足以将面前这个人身上的蛇鳞甲所砍破,不过余长生并没有立刻上手,反而是又拿出来一张符咒,贴在了判官笔所变化而成的长剑上。

双管齐下,方能无往而不利。

蛇性天性属阴,运用火符咒之威力,正好可以克制蛇本身的阴性。

所以当这张火符咒贴在判官笔所变化而成的长剑上时,整个笔尖所形成的剑身瞬间变得如火般通红,拿在手里面就像是拿了一根散发的红光的灯管。

不过这可比散发着红光的灯管有杀伤力的多。

浑身披满蛇鳞甲的那个人见状,再也不敢有任何的小觑,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回头跑掉。

可他跑出去才没几步,就见到一道红色的光芒迸发而出,他面前燃起了熊熊的烈火。

那是判官笔所变化而成的长剑划出来的剑光。

仅仅只是划出来的剑光就足以迸发出火焰,由此不难猜,想若是真的被这柄剑砍在身上,那下场指定惨烈。

“大爷你饶了我吧!”

身披蛇鳞甲的那个人再也没有了任何的骄傲,扑通一声直接给余长生跪下,“念在我修行不易,你就饶了我一命吧。”

“念在你修行不易,我顶多只能给你一个痛快,至于饶了你一命,如果我就这样饶了你的话,那你所残害的那些生灵又如何肯饶得了你?”余长生用手中长剑指着他的脖颈。

那人抬起头来,眼中泛着哀求,“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知道我的错了,我愿意用我的后半生都来赎罪。”

“天地间自有规矩,既然有规矩就按照规矩来实行弱势,所有的人在犯了错之后都说出认识到自己错误,那还有这规矩有何用?”

余长生将手指尖咬破,挤出一滴鲜血滴在判官笔变化而成的长剑剑尖上,“以我鲜血为名,屠戮罪恶之灵!”

看见余长生对自己没有丝毫的怜悯,身披蛇鳞甲的人,眼中的那一幕哀求也迅速的消逝,转而变成了极致的凶狠,“好,既然你这么不留情,反正我打不过你,迟早都是要死,那我干脆和你来个同归于尽!”

说完这句话,身披蛇鳞甲的那个人就双手结印在胸前,嘴里面念出来了一堆生涩难懂的咒语。

在咒语念出的时候,他身上的那些蛇鳞甲肉眼可见的一开一合,如同这些蛇鳞全都活了一样。

不对,这些蛇鳞就是全部都活了。

原来这个家伙不仅剥掉了蛇皮,覆盖在自己身上形成蛇鳞甲,而且还将这些蛇的蛇灵全都禁锢在了这些蛇鳞甲之中,难怪这家伙身上的蛇鳞甲如此之坚固。

蛇被剥皮的时候受到了百般的痛苦,所以蛇的蛇灵也是充满了极度的怨恨与狰狞。

再加上这个家伙在制作蛇鳞甲的时候,应该是用到了自己的鲜血,以鲜血喂养蛇鳞上面的蛇灵,让这些蛇灵全部都变成了恶灵。

若是任由这个家伙将身上所附着的这些恶灵全部引爆,怕是周围一片区域都会被夷为平地,不下于一颗小型炸弹。

“怎可能让你顺利下去!”余长生一招手,手心中紧攥着一张符咒,以符咒之威力调动周围的风之气,“巽风,灌!”

说完这三个字,余长生将手中的风符咒碾成一团,屈指一弹,将其弹入到了那个人嘴里。

身披蛇鳞甲的那个人,此时正在低声念,咒嘴自然是一开一合,在其嘴张开的时候,那风符咒所形成的纸团就飞入了他的嘴中。

风符咒聚拢了周围的风气,如今风符咒进入了那个人的嘴中,周围的这些风气也自然而然的狂奔其内。

这个身披蛇鳞甲的家伙就像变成了一个气球,周围的风疯狂的往其身体里面灌入,他原本正常偏瘦弱的身体很快便膨胀起来。

但又因为身上多处都是蛇鳞甲,并没有第一时间爆炸,而是整个人的身体鼓成了一个大球。

一阵阵的风疯狂的从他的嘴里面涌入,他自然而然也会被封锁,呜咽着说不出一个字来,原本说出的咒语也在此时悉数不作数。

咒语如此便被打断。

余长生则是说时时那时,快趁此时机正好,将手中的判官笔长剑直接刺入到了这人的腹中。

嘭!

长剑刺入这人腹中,就像是一根针扎爆了一颗已经灌满了气的气球,只听到砰的一声,这个人忽然炸开,其身体内部的血肉到处飞溅。

余长生早有准备,在身前横出一张符咒,在这个人轰然炸裂的时候,符咒上的光芒骤然变大,形成了类似于盾牌一样的东西挡在余长生的面前。

那人炸裂之后所产生的碎肉落到符咒的光芒上,就如同生肉落在了烧红的烙铁上,发出一阵嘶嘶啦啦的声音。

这并不是符咒有多高的温度,而是这人因为长久以来修行邪功,其体内的血肉也已经融合了阴气。

而符咒上面的光芒正是借用了天地之间的阳气,则一阴一阳,便造就了这如同烙铁烙肉一般的情景。

爆炸只在于一瞬间,两三个呼吸之后,空气中散落的这些烂肉全都落在了地面上,将地面也浸染出了焦黑色。

而原本附着于那人身上的蛇鳞甲也于此时在半空之中缓缓飘落,上面似乎有一道又一道的黑气,想要从蛇鳞上突破而出,每一道黑气表面都有一个蛇头在无声的嘶吼。

这是被禁锢在蛇鳞甲上面的恶灵,如今蛇鳞甲已经没有了宿主,蛇鳞甲上面的恶灵自然也想要奔涌而出。

余长生叹口气,嘴中一念咒,将判官笔恢复成笔的模样,用手上伤口处的血为墨,在飘落而下的蛇鳞甲上面画下了一道符咒。

符咒一出,蛇鳞甲上面的黑气顿时消散,那原本因为怨念与憎恨形成的恶灵,也变成了一道最为纯洁的透明色灵魂光团。

“你们已经变为恶灵,如今皆是被我净化,消去了之前所有的记忆,但由于曾经是恶灵,无法投到人胎。”余长生轻轻用手一挥,“这山中有不少生灵降生,你们自投胎去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