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火照云天 > 第0006章 半空厮杀
 
  “貂儿,你跑到哪里去了,我好想你呀……呜呜呜呜咯……”

  哭咧了两声,小叮当猛地反应过来,邪云明明是紫貂妖,怎么就变成金翅鸟,怎么就成了魔界的王爷了?

  分明是铁哥们,拜了把子的,怎么还成了夫妻?

  拜了堂,入了洞房?

  这么大的事,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原本想问道一番来着,碍于两方厮杀,小叮当便作罢了。

  夫君也好,铁哥们也罢,打仗这种事,怎么能看着?

  刷的,小叮当便冲了出去。

  全然忘了她是一缕游魂。

  赫然眼前,一张丑陋的嘴脸。

  老妖婆?

  这家伙怎么还没死?

  发现与邪云对打那人是梦里的那个老巫婆,小叮当登时血冲头顶。

  若不是她把心魔种在自己体内,她早飞升上仙了。

  “丑八怪!今儿我小叮当跟你没完!”大喝一声,小叮当便冲了上去。

  力道不小,穿身而过,关键没伤着人家半点皮毛。

  如此,小叮当才想起,她只是一缕魂魄。

  就在愣神的刹那,邪云与紫鸢已然飞身上空,打的不可开交。

  兵刃交接,电光火石,劈啪作响,直震得小叮当牙酸耳鸣。

  心里虽然急迫,可却啥忙都帮不上,无奈,小叮当也只能仰着脖子在那傻看着。

  这二位一会升一会降,直看得小叮当眼花缭乱。

  紫鸢咬牙切齿,瞪着血红两眼,奋力挥舞着佩剑落日。

  邪云赤霄在手,狭长的凤眼中喷着冲天的怒火。

  “老妖婆!还我娘亲命来!”

  “那个贱人本就死有余辜!本尊只不过例行宫归罢了!独霸帝宠,祸乱宫闱!哪一条不是死罪!”

  “祸乱宫闱?我呸!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汝骄横跋扈,残害众妃,挖腹偷子,简直罪恶滔天!”

  紫鸢最忌讳的就是‘挖腹偷子’这几个字。

  邪云旧事重提,直气的紫鸢浑身颤抖,连话都不会说了。

  手臂一个环抱,奋力一推,落日剑便换化作万道利刃向邪云飞射而去。

  这套招式,对于他人来讲也许是致命一击,可对邪云来说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

  宽袖一甩,万道剑芒便皆数散去。

  “小貂!你太厉害了!看把老妖婆气的,鼻子都歪了!”

  见此,小叮当满眼崇拜,蹦着高的叫起好来。

  没有了心魔的气息,紫鸢是感觉不到小叮当的。

  如若不然,早就把小叮当收了做筹码了。

  紫鸢视而不见,邪云意外非常,定睛一看,才知晓小叮当残魄里那个黑乎乎的怪物不见了。

  登时,邪云便心花怒放。几万年了,从生到死,小叮当的命数终于和紫鸢分开了。

  若不是忌惮这个,紫鸢如何能活到现在?

  张手一兜,重新收了小叮当的魂魄,邪云改变了战术。

  “我邪云并非忘恩负义之徒!这样吧,我邪云让你三剑,权当还了养育之恩。三剑过后,你我尘归尘、土归土,各安天命。出手吧!”

  “少在那虚情假意!忘恩负义的东西!”

  瞄准了要害,紫鸢便冲了过去。

  这三剑若是解决不了邪云,可就要以命换命了。如此,紫鸢狠辣异常,招招致命。

  紫鸢周身煞气升腾,紧握落日佩剑,砍劈刺,横立斜,毫不留情。

  邪云大罗金光护体,赤霄宝剑一横,一脸的轻蔑。

  兵刃相接咔咔巨响,迸溅的火星似繁星点点自空中坠落而下。

  连接了三剑,邪云抽身上空。

  “三剑已过,你我再无瓜葛!休怪我邪云手下无情!”

  言毕,邪云怒冲而下,直劈紫鸢。

  这一剑夹着仇恨,带着怒火,全然力劈华山之势。

  虽然侥幸躲闪了过去,但紫鸢明显感觉体力不支。

  内丹破碎,她又能强撑得了多久?

  即便邪云没吃黄中李,没得了大罗金仙的道行,她也不是对手。

  光磕挡的力道就震得她几近喷血。

  即便如此,她也不能认输,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死也要死的威严。

  倒行逆施大荒功,驱散了蹈海的剑气,紫鸢陡然祭出殒魔杵。

  她想用最后一点力气汇聚洪荒之力,法灭了邪云,临了替她的儿子耀天一统六界,扫清障碍。

  殒魔杵祭出,周遭的能量瞬间汇聚而来。

  登时,昆仑山上空便乌云密布,电闪吱吱。

  着!

  能量吸满,紫鸢团聚阴邪,奋力推出殒魔杵。

  霎时,殒魔杵如泰山压顶般追撵邪云而去。

  这若是击中,邪云非得化为齑粉,永世不得超生不可。

  就在紫鸢口吐鲜血阴恻哼笑之际,邪云突然盘旋转身,生生擎住了殒魔杵。

  “本以为你只是老了,谁想你竟蠢笨如此!殒魔杵为何?对付妖魔之用!本座虽是阴出,但身上却流着父神的血,生来便是万方庇佑,魔鬼绕行。此物用在我身上,你不觉得可笑吗!好好收着,还你!”

  愤然一掷,殒魔杵便向紫鸢电闪而去。

  未到近前,紫鸢便被殒魔杵的戾气击的血喷如注。

  啊的一声,紫鸢便坠了下去。

  轰隆!

  一声闷响,瑶池底下腾起冲天烈焰。

  紫鸢与殒魔杵掉的甚是地方,恰巧把秘境内的大圣府夷为平地。

  瑶池周遭乱做一团,小叮当却笑的直蹦高高。

  “貂儿,你真厉害!终于给我报了大仇了!老妖婆死了!再也不用做噩梦了!”

  “自作孽不可活!”

  对着升腾的黑雾,邪云忿恨的啐了口唾沫。

  “好好在里面呆着,别上蹿下跳的,我给你留了一颗黄中李,待你重生,为夫再拿给你。”

  “李子酸,我吃不了那玩意,你吃了吧,别留烂了!”

  “什么呀就酸?那是灵果!想吃还吃不着呢!”

  “得了得了!再灵也是个李子,说了不吃,就是不吃!别墨迹了!快快快!快带我下去!我要看看那个老妖婆摔成肉饼没有!”

  “你呀你,几辈子也改不了那身臭毛病,就是不听人把话说完。”

  说话,邪云便俯冲而下,但是他可不是带着小叮当去看热,而是直奔沐辰的八万大军冲了过去。

  下方一片混乱,正是夺取九幽仙草的最佳时机。

  得了九幽仙草,再收齐小叮当的残魄,他就可以复原小叮当。

  他曾对天发誓,等他夺回本来的位置,一定好好补偿小叮当。

  他做太子,她便是他的太子妃。

  他做天帝,她便是他的天后。

  他要给她最隆重的婚礼,最最盛世的荣宠。

  绝不纳妃,也绝不娶侧。

  万世永生,只要她一人相伴相陪。

  “回来——别过我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