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藤仙记 > 682 穷寇……追
 
  那阵,如墙般,极速朝蛎蜕推近过来。
  那架势,似乎要碾压过来,把它变成肉泥。
  看的蛎蜕那是肝胆俱颤。
  它如何不心惊,一个阵法已经让它束手束脚,没法从空间之中腾挪出去了。
  这要是再来一个, 情况不用想都知道,只会比现在还要糟糕。
  这怎么可以?
  无论是谁,在危机来临之时,总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蛎蜕被藤鞭抽了一际,本来脚下踉跄,已经扑进了阵法之中, 它硬是脚下发力,生生扭转过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黑袖扬起, 掌中迅速击出一道黑芒。
  黑芒起先看起来如水球一般,此后,迅速拉开,黏黏糊糊的,给人一种沉重的感觉,然而,速度堪称快如闪电。
  连意只觉得眼前一闪,那道黑芒已经打在了生门之上。
  没有一丝一毫滞涩之感,直直洞穿了生门。
  周遭阵墙轰然坍圮,迅速的瓦解。
  它却并未停止,似乎要一鼓作气,把外面的阵法一并破之!
  可惜,阵法飞速旋转,从黑暗不可探之中,突然飞出一柄湛紫的雷剑!
  紫剑和黑芒,剑尖对芒刺, 毫无花哨的当头一撞!
  剑身嗡鸣,一剑化九, 又化成紫色的灵气彻底消散。
  而黑芒也没落着好处。
  破之前阵法之时,已然被消耗了不少,本是一鼓作气的事儿,这会子又被九霄神雷所伤,当下彻底瓦解,连一滴水滴都未留下!
  连意早就透过阵法细细感知过那道黑芒的威力。
  这一道黑芒之力道,算得上蛎蜕的一个大杀招了。
  这是被逼入绝境的一击,自然凶戾非常。
  心思电转,连意丝毫不为阵法被破有丝毫的波动。
  这样还不够。
  她脚下踩着的法阵眨眼间又长大了整整一圈。
  金绿色的法阵之上,阵纹繁复,千回百转,让人看的目眩神移。
  连意站在阵中,脚下踏阵,脸色端凝,指间勾着一根又一根从法阵之中滋生而出的灵线,手诀掐动,她整个人和法阵早就彻底的融为了一体。
  随着她指诀越掐越快, 万千灵线汇聚在她的指尖, 它们纷飞起舞, 绚烂出威势赫赫的灵光。
  与之相连的法阵之上, 根根阵纹之上光泽闪过,连带的,束缚住蛎蜕的阵中,场景变幻,再次发动。
  它们疾风骤雨一般朝着蛎蜕发难。
  竟然比之之前还要来的更加猛烈。
  蛎蜕所见便是周遭的黑暗之中,无数雷鞭从不同的方向往它激射而来。
  它们或密集或舒缓,毫无规律,轨迹莫测。
  不仅如此,这雷鞭或快或慢,长长短短,居然连属性都不相同。
  蛎蜕几乎是瞬时就领教到了其中的诡异之处。
  前一条雷鞭激射而来,带着红莲业火的炙热和毁灭之气,哪怕它明明已经险险的避开了,然而,那毁灭之气似乎带着刺,和它还分割着一段距离,它都被灼烧的不能忍受。
  而同时,从后方,一个它难以扭转的角度,突然冒出一条雷鞭,黑色的,和黑暗融为一体,但阴寒蚀骨,直直的抽在它的蛎壳上!
  又或者,两道雷鞭本来还是在不同的方位,突然而至,却齐头并进,到了它的近前,突然由整化散,变成无数条细长的灵线,阴阳集结,兜头网下,此后那雷力,如同附骨之疽,就附着在它的蛎壳之上,甩也甩不掉……
  它有蛎壳不错,硬抗也不是抗不下来,然而,它能感觉到自己全身的灵气都在以快于正常速度至少一倍的速度飞速的流逝。
  蛎蜕无法,它何尝看不出来,连意打的什么主意?
  她就是打的消耗它的主意。
  她是想把它的灵力耗尽了,到时候才好对它下手!
  可是,它心里知道连意使得这样颇为光明磊落的阳谋又如何?
  雷鞭变幻莫测,疾风骤雨,摧枯拉朽,每一道都力量惊人。
  在这个专属于连意所创造的阵法空间内,蛎蜕突然发现,自己竟然真的处于劣势。
  并且这个劣势还在逐渐的增大,以至于万劫不复。
  若说之前对于连意是瞧不起和怨恨非常,这会子,它根本顾不上这些,只求能够在这一场早就脱离它乃至于它们整个蛎族预期的对战之中,逃出来。
  许是它思绪纷杂,蛎蜕避让之时,忽而被一道散发着刚正之气的雷鞭狠狠的抽中,这一道雷鞭走向很是刁钻,几乎是跟着前一道雷鞭的尾巴就接踵而至。
  这一下,过于猝不及防,以至于它的蛎壳没赶上,雷鞭便再一次穿过缝隙,直直的打在它的本体之上。
  比之之前连意挑衅它的那一道力道有过之而无不及。
  刚直的雷气冲将进来,带着难以躲闪的金锐之气。
  便是它大惊失色之下,躲得快,可是蛎壳之中,它如何腾挪开去。
  本体就被硬生生的割裂出了一道巨大的口子,这大裂口深不可测,差点把它拦腰截成两段!
  这一鞭将它憋着的那股子勇气打没了。
  蛎蜕心中生出一种绝望的笃定,来势汹汹,它是不是逃不开了?
  不,绝不能!
  它是未来蛎尊,怎么可能死在这里?!
  苍茫之中,蛎蜕在阵中不见了。
  连意掐动手诀的手微微一顿,她自然密切关注着蛎蜕。
  也知道,她对于蛎蜕的消耗是有用的。
  这般下去,此消彼长,想要杀死它,便再也不是不可能的了。
  刚刚那一道庚辛金雷鞭,可是实实在在的抽到它了,想必已经受了重伤。
  连意却不觉得高兴,相反,她蹙起了眉头,蛎蜕突然不见了!
  这一次,它消失的很彻底。
  阵中,无论是阵壁,还是雷鞭之上,都附着着她的神念。
  此阵由她所布设,在此阵之中,她便是如同造世主般的存在,其中,纤毫毕现,所有的一切该是都逃不过她的识海。
  哪怕是蛎蜕,它隐身了,在她的阵之中,也不至于一点都感知不到的。
  然而,此时,就是如此。
  突然之间,阵中就空置了。
  空置之中似乎蛰伏了一条剧毒之蛇,可惜,暂时找不到。
  雷鞭失去了目标,在里面漫无边际的游移。
  蛎蜕绝不可能就凭空消失了。
  它现在的处境很不好,便如同周围全都是深渊危崖,逃无可逃。
  蛎族,乃是穷凶极恶之徒,这种情况之下,比起瑟缩躲避,连意更觉得,它是要不计一切代价的反扑!
  穷寇莫追,古来有之。
  一般情况之下,若不是不死不休之仇,连意也是信奉这个道理的。
  可惜的是,和蛎族仇深似海。
  连意心知,从此刻开始,她可能面临的危险更胜之前。
  也不知道,身为大罗金仙的蛎蜕,在穷途末路之后,会爆发出怎么可怕的力量!
  阵法之中,雷鞭忽然平复了下来,它们少了之前的凌乱,连速度都缓了下来。
  悠游在阵法之中,失了之前的锐意和诡秘,变得厚重又沉稳起来。
  化攻为守。
  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整个虚无之地,某一处,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却又突兀的无比的寂静。
  由动到静,速度快到让人琢磨不透。
  然而,这种寂静,却不同以往。
  黑暗之中,有一股紧绷着的张力正在极快的弥漫。
  明明这一处散发耀眼光芒之处对于整个虚无之地来说,便如弹丸之地。
  可是不知为什么,这一处弥漫的张力,似乎充斥住了整个虚无之地。
  不知为何,令身处其中之人从心底油然而生一种幽暗到极致的恐慌。
  远处,被连意好好保护在阵法之中的龟大,原本一呼一吸之间沉稳惬意,不知从什么时候,就顿住了,似乎碍于这幽深的张力所慑,分毫不敢妄动。
  不仅如此,虚无之地深处,有一处原本在阴鱼眼中准备释放而出的空间碎片,却因为卷入了一个修士,而停留在了原处。
  正是和混沌天龟一道,被留下的葳蕤真君。
  她卷入了其中一个将成未成的由混沌之气转化而成的空间之力凝成的空间之中。
  因祸得福,吸收了空间之力。
  她本就通晓阵道,吸收了空间之力后,迅速的顿悟。
  顿悟过程之中,她的气息便和那一处空间融为了一体。
  那一处空间也因为她不自觉的顿悟之中释放的灵气以及元婴之气,达到了一种罕见的平衡和稳定。
  她静静躺在其中,顿悟还没有结束。
  此后,连意和蛎蜕回到这里,打斗不休,巧合之中双双掉入虚无之地,那一处空间恰好也被卷入其中,埋藏在虚无之地的深处。
  受到周遭那不知名的张力弥漫影响,埋藏的似乎更深了。
  就连虚无之地弥散的混沌元气,在这一刻,似乎都彻底隐藏了起来。
  整个苍穹宇宙,唯余下这一点!
  空寂难挨,似慢且快!
  突兀的,在一个猝不及防的某一时刻,原本失去目标的阵法中间,突然多了一个点。
  那个点只有拳头大,灰色之上带着血色的纹路!
  它突然形成,又在形成瞬间直直往阵法撞去!
  它似乎不问方向,速度奇快无比。
  连意识海之中蓦然一道灰中带血的血影飞身而没!
  同一时间,连意识海之中像是突然投进来一个雷震子,将她的阵炸开冲出之时,她的识海也炸了开来。
  连意本就早有防备,识海和丹田之处,她早就用九转金身诀禁锢的固若金汤。
  本以为,虽然说不上万无一失,但抵挡一个大罗金仙的致命一击,连意还是有七到八分的把握。
  却没想到,现实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把她抽的找不着北!
  这力道太强,分明已经超脱了大罗金仙。
  这般下去,很快的,识海就会被炸碎,而到此,她的生命也会终结!
  千钧一发。
  本能的,连意的识海和丹田齐齐发力,其中坐着的金色衣裙的小人和丹田之中的元婴这会子也坐不住了。
  识海中的小人站在识海中间,它抬起手,念念有词,一块一块金色的砖便从她身体内飞出,往四面八方飞去,以极快的速度垒厚那本就厚重的墙壁,一层一层又一层,哪怕有金色的砖块被那炸势冲击,也会有新的补上,周而复始,勤恳不辍。
  丹田之中的元婴也没闲着,它睁开暗藏着宇宙苍穹气息的双眸,从眸中折射出了极强极浓郁的仙灵气。
  就这么一瞬,暂时稳住了连意的颓势。
  连意已是吃惊,她不知这些从何而来。
  这分明不是普通仙灵气,而是类似于铸仙之气却又能跟她的灵气更加契合的仙灵气。
  那仙灵气迅速散开,带动她的元婴脑袋上的三片嫩芽突然疯狂的长大了。
  只眨眼功夫,便在她元婴的头上长的长长的,绿藤盘旋,原本元婴光溜溜的脑袋上多了个绿色的帽子。
  帽子上,每一片绿叶都在往外神偷着带着金芒的木汁儿,木汁儿涌入经脉丹田,四肢百骸。
  须臾之间,连意只觉得全身的灵气重新被充盈起来。
  原本就纯粹无比的灵气这会子似乎又被提纯了一遍,璀璨如宝石,清透耀眼,又坚硬不摧。
  连意长时间没回仙界,受到星域压制,修为一直稳定在星域最高的存在。
  便是如此,她心中也有数,若是回到仙界,她应该是突破了。
  如今自己怕是至少是天仙修为了吧?
  就是识海之中,金色衣裙的女孩释放出的金色砖块也变大了一圈。
  颓势被拉回,一切好转。
  连意心中已然安定,便是一切早就已经失控,但她清楚,得此机缘,最难的坎已经算过去了!
  连意只来得及瞥了一眼那糟心的绿帽子,便没空管它了!
  罢了,绿是绿了点,可是有用不是么?
  这股子类似于铸仙之气的东西,许是藤仙连意留给她的机缘,也有可能是无极天尊暗留下的。
  她算是看不明白了,无极天尊嘴上什么重要的事儿也没跟她说,但却无处不给她留下了机缘。
  便是他对她有要求,硬是把仙界这个烂摊子踢给她,倒是也并没有不管不顾,哪怕死了,都还在给她筹谋。
  仙界曾有此天尊掌舵,乃是福气,失去他,宛若失了舵手,至此混乱,直到走向毁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