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温宁宋惊澜 > 第2109章 发现被骗
 
接下来几天,馨园开始筹备中秋节和程焕然小两口的订婚礼。

薛凌尽管忙着正事,可也没放松薛涵和那个黄四海的事情,一直让康安和阿超继续跟进。

果不其然,薛涵回到帝都后,将身边剩下的几个限量版包包都卖了。

“都卖了?”薛凌皱眉问:“多少钱?我记得她之前来馨园的时候背了一个十几万的红色包包。二手的能卖多少?”

“只卖了三万多。”康安语气平稳答:“即便是上一季新出的限量版,到了二手市场还是要被坑剩下五分之一或四分之一。”

薛凌无奈摇头:“那最终拿到多少钱?”

阿超答:“十来万而已,随后转身都汇给了黄四海。”

薛凌忍不住问:“黄四海其他莺莺燕燕呢?不可能只有小涵一人汇吧?”

“也有。”阿超解释:“他身边现在大概五十来万。不过就他的微信记录看,他仍在纠缠表小姐给他汇钱。他对表小姐下的本钱最大,费的心思也最多。”

薛凌仔细想了想,道:“就阿衡的说辞,小涵身边顶多一两万生活费,不会有大钱了。再等等看!他很快就要出大招了。”

本以为可能得中秋后才会抓到把柄,不料隔天薛涵就找了借口跟父亲要钱。

薛衡说他最近手头有些紧,连程天芳身边的钱都被他给借走了,暂时没那么多钱。

小涵急了,说她要二十万块,而且今天就必须转账。

薛衡问她说要干什么用。

她支支吾吾答说看上了一个限量版胸针,大概需要五十多万,可惜零花钱不够。

薛衡让她暂时刷信用卡顶一顶,下个月初帮她还上。

不料,女儿却说不行,因为她的信用卡已经超额度了。

薛衡问她买什么了,怎么可能超额度。小涵找不到借口,只能胡诌说出去玩了一趟,花的钱有些多。

薛衡很生气,骂她书不好好读,乱跑出去乱花钱。

小涵着急了,问他先要二十万。

薛衡一口否决,说疗养院要进一台非常昂贵的医疗设备,至少要五百多万。财务处的钱暂时动不得,只能私人先垫付上。

小涵撒娇说那胸针很漂亮,她喜欢得要命,一定要拍下来,不然以后就买不到了。

薛衡跟她说,如果疗养院运转不下去,以后恐怕连吃饭都成了问题,别说什么奢侈品胸针或限量版包包。

不仅如此,他还警告程天芳不许给女儿钱,甚至连弟弟弟媳都仔细叮嘱了一通。

薛涵不敢跟长辈们要,干脆转身联系程焕然几个表哥。

几个表哥都是几十亿身家的人,何愁没有几十万借她。

她先找程焕然借,一口气说要一百万。

程焕然问她说要干什么用的,怎么突然要一笔这么大的钱。

薛涵自小生活富足,并不认为一百万是很大的数目,胡诌说她要去买一件很漂亮的古董。

程焕然问她说什么古董,可别千万被骗了,因为这一行的水非常深,不是谁都能随便淌的。

薛涵支吾说不用担心,还说是熟人介绍的拍卖行,有专家鉴定过真伪。

程焕然得到老母亲的首肯,很爽快给表妹汇了一百万,还说他会跟进这一笔钱,不能让她乱花掉,还怕她会被歹人给诓骗了去。

小涵连忙说不用,信誓旦旦说她不会被骗。

程焕然没说什么,挂断了电话,随后一一禀报给薛凌。

“妈,是时候了吧?咱们要报警了不?”

薛凌低声:“不必急,再看看。”

第二天一早,黄四海就带着一百多万去了购房中心签合同,并将首付一口气交上。

阿超忍不住问:“太太,现在还不到时候呀?钱都被他给花出去了!”

薛凌摇头:“不必急,缓几天再说。”

黄四海身边的钱都买房去了,再次恢复以前两手空空的窘迫样。

接着,他继续诓骗其他女孩,频繁出去约会。

因为薛涵一口气给了他那么多钱,他暂时不好跟她开口,所以他的花言巧语都用在其他女孩身上。

薛涵见他拿了钱以后就找借口各种忙,不陪自己也不来找自己约会,心里暗自不满,也开始怀疑他是不是为了钱才跟自己好。钱到手了,马上就翻脸不认人。

就在她惴惴不安的时候,她突然接到一则匿名信息,对方自称是黄四海的女朋友,已经准备买房结婚,让小涵识相点儿别跟黄四海纠缠不清。

薛涵如遭雷击,整个人浑浑噩噩好一会儿才幡然醒悟,随后匆匆请假离开学校。

她径直跑去黄四海的出租屋,惊讶发现他衣衫不整出来开门,而屋里满地的暧昧狼藉。

尽管黄四海胡乱解释,薛涵压根不信。

屋里的女孩子也跑出来质问黄四海他跟薛涵是什么关系,大声嚷嚷说她给他买名表买名车,他竟是这样子报答她!

薛涵一听整个人懵圈了!

就在这时,几个警察上门找黄四海,说有人报警说他涉嫌巨额诈骗,让他去警察局配合调查。

黄四海灰溜溜被警察带走了。

薛涵发现自己一片真心错付了,暗自伤心不已。她在奶茶店坐了大半天,也哭了大半天。

好不容易缓了一些,她被两个警察找着了,说她被黄四海先后诓骗了一百多万。

不仅如此,还有十几个女孩子跟她一样先后被骗,金额高达几十万,希望她积极配合调查……

那天晚上,薛衡和何律师一起去警察局接女儿。

薛涵哭得眼睛都肿了,整个人昏昏沉沉的,直到看到薛衡,一把扑进他的怀里,委屈哇哇大哭。

薛衡没有说什么,只是低声哄她别哭,没有责备,也没有辱骂,安安静静将她接回疗养院那边。

薛衡帮她请了两天假,外加中秋假期和周末一起,足足有五天的长假。

幸好小涵陷得不深,尤其亲耳听到渣男同时交往好几个女孩,高峰期甚至有十几个后,对他的恨意和恼怒远远多于失恋的痛苦,三四天后她逐渐冷静下来。

中秋节那天晚上,薛衡带着她去馨园参加程焕然和康安的订婚仪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