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七星龙渊剑之剑情 > 第十一章 神秘的东院
 
  
神秘的东院
时间又是一天的过去了,天师门依旧安静祥和。每个人都在忙着修炼,往着自己的目标去奋斗。无论来得早的还是来得晚的,都会期待每年一次的天师门考核而进入下一个层阶。
要论天师门最神秘的地方,无外乎有两个。一个是天师门后山,以及那个老者,另一个就是东院。据说东院藏满了天师门武功秘籍,其中最重要的便是《太清剑法》。因为剑法太过玄妙,目前还没有人能够修炼成功。经过天师门众领导商议,暂时将其封印在天师门中。但也是因为这样,更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太清剑法,到底有多么玄妙,无人所知。
天师门东院的武技修炼有很多的层级,要经过炼气、御气、御术、御剑、炼剑、人剑合一,六个武学修炼。每一个等级又要分为三个级别,最后能够达到人剑合一者,便会成为天师门令人尊敬的武者。目前也只有梁无庵能够到达这一个级别,可见要想在天师门修炼到达一定的级别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既要道学,又要武技。
这一天,新徒们来到了东院。葛长老先带着他们在东院参观了一下,一边介绍东院的历史以及藏书、修炼的过程,之后便在院外,展示了一下自己修炼的武技。只见他右手腾空而起,凝聚一气团于掌下旋转,旁边飞沙走砾,被这一团气流吸了起来,又见他向下一拍,飞沙皆为粉末。
在场之人无不惊奇赞叹!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又见葛长老拔出一剑,御剑而飞,那身姿,似若神仙。
不多时,长老从空而下。拿起剑,练了一套剑法,院中一颗老树,瞬间被砍为两段。
众人瞠目结舌,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阵阵掌声响彻整个东院。长老甚是满意,捋了一下胡须,然后示意安静。
“我天师门有两大法宝,一文一武。善武者可护卫天下,能文者可治理天下,二者,一张一弛,缺一不可。所以你们要想练好技艺,必有道学为基础,方能悟出我天师门剑法的奥秘。”葛长老谆谆告诫,众人听得入神。
“从现在开始,我先教你们如何炼气,待学成之后,便进入下一个阶段练习。”
而后,众人按照长老吩咐,依次排开,准备修炼。
众人闭目,盘腿席地而坐。真人四下走动,教授炼气口诀,以及动作要领。而在这些人之中,有一个人按照口诀瞬间练成炼气第三阶,众人只为惊叹不已。连葛长老也有些诧异,便叫他出来,试了两手,其已有御气最高阶。众人羡慕不已,纷纷夸赞。
一天的训练之后,各自返回自己的住处。葛长老顾不上休息,连忙前往北院向真人汇报今天的课程情况。在谈及吴越的御气品级之时,真人顿了一下,对葛长老道:“我已安排人查明,吴越确是中山国大公子,因其母被王夫人所害,宰相王守道恐他会遭受不测,才将他送入我天师门拜师学艺,待学有所成后,除奸佞匡社稷。我白云山在中山国内,唇亡齿寒,我等务必护他周全,尽心传授。”葛长老点头应允。
经过了一天的修炼,陆静修连口诀都没有背会,只跟着众人依照动作练了一天,带着疑问的来到了自己的住处。一推开大门就看到两位师兄在争论不休,大师兄找二师兄吹牛,二师兄不允。二师兄想给大师兄算一卦,大师兄不允,两个人就在那里争来争去。这下看到小师弟来了,瞬间安静了下来。大师兄迅疾走到陆静修跟前说道:“小师弟你今天学的怎么样?要不我们两个聊聊?”说完,嘿嘿的笑着,等着陆静修应答。还没等陆静修回过神来,二师兄又来道:“我来给你算一卦,看你今天修炼的怎么样?让你看看我刘半仙算的准不准?”说完,一副得意的样子在那里傻笑着。
“老二就你那个水平还用算吗?我一猜就知道了,你看看小师弟这脸色,肯定是什么也没听懂!你大师兄我这么聪明的人都学的不怎么样,我劝小师弟你还是放弃吧,跟着我,我教你怎么处好人际关系,多个朋友多条路嘛!”大师兄王深口不择言,刚好被田大赫听到,他瞬间打开了房门,吓得大师兄浑身哆嗦了一下。
田大赫死死的盯着王深,不言不语。大师兄感觉很尴尬,陪个笑脸也不是,道个歉也不是,傻傻的楞在那里。没过多久,田大赫又关上了房门。老大长吁一声,如释重负。而后又回到了刚才了那个嬉皮笑脸的样子。老二老三实在是受不了,各自回房休息了,留他一个人在院子里说道说道。
没过多久,老大也是闲着无聊,看着别人一个个的关上房门,自己在这里杵着甚是尴尬,便无奈的走回自己的房间。
是夜,皓月当空,月光如华。伴着徐徐清风,众人很快入眠。
在参观了今天东院的情况后,吴越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在床上辗转了多次,不曾入眠。于是便换上一身黑衣,夜探东院。寻找传说中的《太清剑法》以及七星龙渊剑。
夜幕下的东院更是扑朔迷离,白天明明记好的路线,现在怎么也找不到了。吴越轻手蹑足,踉踉跄跄,四处寻找进入藏书阁的入口。寻久不得,便起身欲离。在其刚要起身的瞬间,突然有一个黑影不知从哪里悄无声息的进来了。看这个场景,已是对这里的路线了如指掌。于是便悄悄跟了上去。
不多时,二人一前一后,悄悄进入了藏书阁。
吴越也无心寻找,潜藏暗处,尾随其后。他要弄清楚这个人为什么也要来这个地方,而且还对这里的环境是如此的熟悉?他肯定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了!难道他和我的目的是一样的吗?带着种种疑问,吴越一脸疑惑,但又不敢试探,就这样跟在身后。
暗影深处,似乎又有一个黑影在四处移动。吴越看后,甚是惊讶,不敢喘气。
于是,他轻轻从身边拿出一本书扔向暗影处。
此时,三人目光交汇,惊煞旁人!
霎时间,这时间犹如静止一般,各人屏住呼吸,不敢妄动。只见那黑衣之人,右手划空,一把绽放绿光之剑,突然出现在手上。吴越也不甘示弱,双手凝气,一股火团跃于掌上。而另一个自己一直跟随着的黑衣人,竟然一动不动!
于是,暗影处,青光与火大战开来。火光交汇之间,整个东院瞬间亮了起来,三人大吃一惊,各自散去。
熟睡的葛长老,感觉大事不妙,迅疾从床上爬起,从桌上拿起自己的宝剑,径直往东院藏书阁走来。
四处查看了良久,不见任何踪迹。但是东院莫名其妙的亮了起来,肯定有人闯了进来。因为这东院和藏书阁被施了结界,为了防止外人进入藏书阁,白天看到的情景路径和晚上完全不一样,而且还是时时在变化着。藏书阁里面的结界一但被人触动便会使整个东院的灯被点燃。这也适合他为什么担心的原因。
不多久,葛长老从新施了一道结界,东院又恢复了刚才的安静。而他慌不择路,直奔北院掌教真人玄通真人住处而来,陈述其事。
真人甚为大惊,说道:“我天师门东院玄妙万册,非我天师门之人不可能这么轻而易举进入藏书阁,看来此人在我天师门暗藏已久!”
“我看也是,要不然也不会有人能够进入藏书阁内触动结界机关。”
真人到:“是啊,今天下混乱,各国都有称霸之心,我天师门无尚剑法《太清剑法》便成了他们争夺的目标了,自今之后,你要更加防范,顺便也要找出这个暗藏在我天师门之人!”
葛长老作揖应允。二人商量后,葛长老便辞别真人回了东院住处。
且说,自藏书阁结界被触动后的情景,吓了吴越一跳,趁人不注意遛进了自己房间。衣服也不敢脱,便躺在床上,蒙上被子,怕别人知道自己进入了藏书阁。
那位神秘的黑衣人在触动结界的瞬间,便隐身不见了。不觉间,他来到了后山。看到一位须发鹤颜老者坐在石桌旁饮茶观星,他便躲在树影暗处,观看老者的一举一动。
忽见他低头饮茶后,放下手中之杯,道:“既然来了就出来吧,何必躲在暗处。”等了良久,也不见有人出来。老者便从杯中取出一滴水于手中,随手一挥,便幻化出一把利剑,飞向那黑衣人藏身之处。
黑衣人躲闪不及,被刺了一剑,迅疾隐身不见。
正当老者又要施展一番之时,真人踉踉跄跄的疾走而来。
真人拱礼而拜,向老者讲了今夜东院藏书阁之事。
老者捋须,缓缓道:“我一猜你就是为了这个事情而来的,我已看到结界被触动的情景了,在你没有来这里之前,确有一人藏在那边的黑影之下。”老者指了指那个地方给真人看,而后继续说:“这人被我伤了一剑,一时难以痊愈,待明日,你要查看天师门所有人身上有没有人中了我的太玄幻剑之术。”
真人明已,拱手作揖而谢。
不多时,真人便辞别老者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此时已无睡意,便计划着明日之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