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狂暴复苏 > 第十章 降智光环
 
  “吱吱——吱——”

  商业街十字路口。

  苏孚五人一脸警惕地看着眼前一只只不断汇聚过来的老鼠,额头不觉已渗出了汗珠。

  不多时,四五十只一尺来长的灰毛大鼠将五人围在了中央,领头的是一只半米多长,浑身金毛的肥胖老鼠。

  “这些好像不是……畸形怪物?”刘猛压低声音说道。

  其他几人自然也看出了这点,都不由暗松一口气,赵教授扫视一圈后,不紧不慢地说道:

  “我们能吸收神秘能量增强体质,其它动物自然也能,突破身体极限后块头大些也正常,把这只金毛等同于人类‘觉醒者’就对了!”

  “嗯,七号楼一个妹子的二哈就觉醒了,变大了一倍,还会喷火,她现在就靠一条狗混饭吃!”周强补充道。

  “你们真闲!”苏孚挑了挑眉毛,看向那只蹲坐在地的金毛大鼠。

  金毛大鼠也在看他,确切地说他手里拧着的狗型怪物。

  “想要!”苏孚将狗型怪物往前提拉了一下,冲金毛大鼠喊道。

  金毛大鼠伸出一只前爪比划着,冲苏孚连连点头。

  “果然老鼠能听懂人话,智商还不低,这肥鼠智力应该超过五岁半!”

  赵教授一通废话过后,突然压低声音:“其它老鼠也就数量多,看着唬人,弄死这头肥鼠,多半全都要跑路。”

  “待会我冲上去,教授找准机会将它给石化了,其他人抗一下!”周强附和道。

  “好!”苏孚点了点,开始轻声数数:“十、九、八……嗯!”

  “吱吱!”

  就当苏孚将要数完时,金毛大鼠身后的尾巴笔直翘了起来,尖叫一声,带着小弟们四散开来,争先恐后地往周遭的一栋栋大楼钻去。

  “什么情况?”

  五人正纳闷的当头,突感地面开始轻微震动起来,渐渐加剧。

  “跑!”

  不用多说,五人直接开启了逃命模式。

  “嗷!”

  果不其然,五人刚一窜到对面的街道,一声震刺耳膜的吼叫声从左侧街道响起。

  很快,一头一层楼多高,两头、五臂的人型怪物在街尾露出身形,往商业街口电射而来。

  “吼!吼!”

  下一刻,双头怪物已来到了十字路口,两颗头颅背对扫视一圈后,同时上昂发出了两声怒吼。

  显然,又头怪物没有任何发现。

  “啪!”

  “轰!”

  在临走时,双头怪物似有不甘,转身时尾巴大力横扫而过,一旁的电线杆应声而倒,断裂成两截,连那一圈手指粗细的钢筋都没能幸免!

  终于,沉重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

  “呼!呼……”

  一间冷饮店中,时隔一分钟,苏孚五人再次呼吸到了空气。

  又等了一会儿,苏孚将满是冷汗的双手在衣服在擦了擦,快步走出冷饮店。

  之前逃命时,苏孚随手将狗型怪物扔到了沿途的一间店铺中,现在看来双头怪物并不是嗅觉敏锐的那种类型。

  其他四人也出了冷饮店,却没有跟上来,超大型怪物刚出没过,倒不虞有危险。

  “吱吱……”

  然而让苏孚没想到的是,当他走进店铺时,那只金毛大鼠已经捷足先登了,此刻正双爪抱着狗型怪物的头颅往后墙的一个大洞拖去。

  “我……”

  苏孚抡起了撬棍就准备冲过去,却不料金毛大鼠猛的一个回头看了过来。

  下一刻……

  这是一双琥珀色的眼睛,不大,却很有神,隐隐透出一种可怜巴巴的味道,让苏孚仿佛看到了饥饿、挣扎、奋斗、渴望……

  “哎!”

  苏孚突然叹了一口气,放下撬棍,缓缓走了过去,取下了腰上别着的剔骨刀,顺着狗型怪物脖颈上的伤口劈了下去,一刀,两刀,三刀……

  奇怪的是,整个过程中金发大鼠都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地看着苏孚手中的刀!

  苏孚将狗脑袋推到金发大鼠脚边,冲它微笑点了点头,拧起一条狗腿就往外走去。

  金发大鼠飞快地抱起狗头钻进了墙洞……

  周强四人进来时,刚好看到这一幕!

  “怎么回事?”周强一个箭步冲到了苏孚跟前。

  “看它可怜,把狗头给了它,话说这金毛也不容……”苏孚将刀上的血在狗毛上蹭了蹭,重新别好后,一脸怜悯地说道。

  “啪!”

  但说着说着,苏孚脸上的笑容就渐渐僵硬起来,然后……他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巴子!

  “操……着道了!”

  苏孚操起撬根就捅在墙上,恨恨骂道:“妈的,这只肥鼠的异能多半是……”

  “降智光环!”刘猛口直心快地接道。

  其它三人脸上的笑容似乎已经憋不住了,脸上的肌肉抽搐个不停!

  …………

  “幸好那只金毛鼠使用异能后没给你一下!”

  “估计是害怕发出动静我们赶来,或者说它释放恶意会破功,会被苏孚警觉?”

  “像我这么意志坚定的人多半不会受多大影响,今晚也许会多一份鼠肉火烧……”

  “为什么我感觉这么可乐呢?嗯,苏哥……”

  半个小时后,五人带着猎物顺利走进了华帝苑大门,一路上苏孚没有说过一句话,目光飘渺而悠远。

  “总算到了!”

  回到二十二层,苏孚一头钻进了房间,屁股往墙角一搭,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来。

  趁着在小区内的垃圾场料理狗型怪物的工夫,苏孚找了个借口先溜了回来,此刻总算耳朵清静了。

  虽然被四人哄笑打趣了半个钟头,苏孚倒没怎么生气,极度压抑的生活总得需要一点调剂不是?

  哪怕作为调剂品的是自己,又如何?

  揉了把脸,苏孚取下腰包,又从腰包里取出了“水桶”。

  平日里,这家伙只有出现源骨时才蹦弹两下,其它时候都在装死,连苏孚取放东西时也没一点反应,此刻自然也是一样。

  水桶肚上的环形图纹清晰可见,只是不再是由原来的四十九道纹路组成,而是变成了五十七条,还多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特韵味,卖相直接提升了百分之零点一个百分点!

  只是苏孚分明记得獠牙上有十八道纹路,被水桶“吃”了,怎么就只增加了八条。

  对于这个问题,偶尔睡醒的水桶也是懵懵懂懂,似乎本该如此才对!

  既然搞不明白,苏孚也懒得多想,反正它没对这家伙报有多大期望。

  他从水桶里取出仅剩的一包香烟,取出一支叨嘴里,将水桶重新放入腰包系好,开门走进客厅,拿着根小木棍在灶台下抛出一块腥红火炭,将脑袋凑了过去……

  “噗!”

  一团淡蓝色的烟雾从苏孚嘴里喷吐而出,他惬意地虚眯起眼,一脸舒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