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狂暴复苏 > 第二十章 大江东去
 
  “波!”

  青波河下五米,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将一条大白鲢凭空分成了两断,紧接着是一长串气泡咕咕往上冒。

  银色源骨被苏孚紧紧握在手心,一阵阵燃烧感让他几乎握不住,透过那蒸腾的气泡,他似乎能闻到皮肉烧焦的味道。

  这一次,他一口气驱动了九次源骨。

  此刻,离入江口只剩不足百米,而身后则是不断逼近的狂轰乱炸。

  “嗯?”

  然而,就在苏孚咬牙准备再次沟通源骨时,却发现源骨只是微微一颤,并没有像以往一样挪移。

  “频繁使用,过载了!”

  暗骂一句,苏孚开始用出吃奶的劲蹬腿划水,“快点!再快点!”

  好在接近入江口后,水流开始变得湍急起来,苏孚也使出了“浪里黑娃”的全部本事,入江口似乎顷刻将至。

  “轰!”

  陡然,一声炸响从苏孚左侧不远处响起,同时也将他的期望轰得粉碎。

  下一刻,水面下沉,河水四溢,一个大浪将苏孚掀飞,身不由己地浮出了水面。

  迎接他的是一只极速逼近的手掌!

  千钧一发之际,苏孚手中出现了一头狗型怪物,快速甩了出去,而后是一口大铝锅,一个枕头……他只来及扔出这些东西。

  狗型怪物顷刻间血肉纷飞,大铝锅被击飞,枕头爆炸……最后是苏孚的一记“奔牛顶”!

  “轰!”

  苏孚整个人被击飞,翻滚着往天上抛去。

  黑袍道士明显在最后关头收了手,倒不是他心善,而是觉得苏孚身上的秘密太多,准备生擒下来拷问。

  却不料苏孚这舍命一击力道极大,他只好使了一个巧劲化解,将苏孚挑上了天。

  至于那枚空间源骨,如果能用早用了,哪还用得着生死关头搏命。

  苏孚被一掌打懵了,等他回过神来已经到了十多米的高空,双臂更是剧痛难忍,耳鼻也有血液流出,凄惨无比。

  而正下方,黑袍道士正一脚一脚大力踩踏水面,稳住身形,似乎想等他掉下来时,好飞身接住。

  “入江口的河水汹涌,想来这家伙踏波而行也不容易吧!而到了陵江……”

  人在半空中,听着呼啸而来的风声,苏孚不知为何冒出这样一个想法来。

  但下一刻,他已经换上一脸怒容,以决死的口气喝道:

  “这是你逼我的!

  “无量舍身!”

  下方正艰难控制身形的寒霜也被苏孚的这一声大喝给惊了一下,但下一秒他的双眼就豁然睁圆,一脸不可置信!

  天上那小子在变大!

  直接撑破了衣物,迎风暴涨,不到一个呼吸就成了一个十米高的巨人,而后微抬起一只腿,随着一团巨大的阴影重重落下。

  “不好!”

  这一刻,寒霜想到了门内长老偶尔提过的舍身秘术,似乎也会身形膨胀,但膨胀到这个程度……

  没有犹豫,寒霜直接抽身疾退,眨眼前退到了百米开外。

  以这小子的修为施展这等秘术,能不能坚持一息都是问题,先避开退让,而后……

  而后,寒霜凌乱了!

  只见那小子那一脚并没有踏下,或者说想踏也踏不下来,他被风吹走了,吹走了……

  …………

  贯河风很猛,吹飞一个在大号充气娃娃不再话下。

  等寒霜反应过来时,苏孚已经飘到了陵江之上,被风刮着,被水冲出,跌跌撞撞一路向东流去。

  同时,黑袍道士的吼声也一路追随着顺江而下。

  浩荡汹涌的陵江黑袍道士还没那能耐在上面跑步,只得延河奔跑,嘶吼不断。

  至于吼什么,苏孚已经自动屏蔽,事实证明一些古代骂人的词,杀伤力并不比现代低,犹甚之!

  苏孚知道流经西岭市的这段数十公里的河水最是湍急,黑袍道士肯定追不上就对了!

  他只用尽力保持着身体不被冲向岸边就是了,嗯,前面有弯道,我划!我划!

  过了一会,苏孚见黑袍道士还在骂,脑子一抽,也开始背诵起一篇千古名词起来: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半个小时后,随着岸上黑袍道士的一声不甘的怒吼,这场追逐战终于落下了帷幕。

  苏孚也没料到黑袍道士那么执着,竟然追了半个小时,如果他等再坚持几分钟,“巨大化”多半就自动失效了!

  夜闯怪物大本营,楼里捉迷藏,江边狂奔,入水潜逃,又被一拳重伤,苏孚就算铁打的,也实在扛不住了!

  难怪有人说,只有逃命时才能发挥出一个人的最大潜力!

  就这样,苏孚又漂了五分钟,最后在一个弯道瞅准机会收了神通,用一只手狗刨着艰难爬上了岸。

  他的左臂被黑袍道士那一掌给打折了。

  上岸后,苏孚擦干身上的水渍,找了一条裤子套上,换上鞋,这才一瘸一拐地往不远处的一座矮山走去。

  花了近半个小时,苏孚才在一处山坳中找到一个隐蔽的藏身地——一口掩在杂草丛中的干涸蓄水坑。

  折了一根树枝简单的固定好左臂,苏孚跳了进去,倚着石壁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他此刻的状态很不好,连续使用神通的后遗症开始发作,加上骨折、内伤,感觉自己虚弱得就像一个爆肝了三天三夜的肥宅!

  现在别说再动手,就是动动手指他都嫌累!

  至于黑袍道士会不会再次找到他,他想都懒得想!

  如果这都还能被找到,那就是命,死了也认了!

  另一头。

  寒霜在陵江边驻足良久,这才转身往回走去。

  那小子的巨大化变身应该是个神通,看着唬人的那种,压根不是什么舍身秘术,只是维持的时间出乎意料的长。

  只可惜他刚突破至养魂境中期不久,之前又使用战技空耗了无数气血之力,再坚持下去,也不过再熬上一刻钟,看那小子惬意的样子,多半也是徒劳。

  而从短短的接触来看,这小子不仅拥有空间属性源骨,还有大容量的储物法宝。

  这件储物法宝看样子还无需用法力开启,估计是认主后用气血,甚至意念沟通开启的那种高级货色。

  凡储物法宝都自成空间,也难怪能避开千机盘的探查。

  而关键在于,他的这个储物法宝里到底还有什么东西?最先探查到的那东西有可能在里面吗?

  “无缘之物莫强求,妄沾因果,误道途!”

  “唉!”

  寒霜不经想起出来时师傅嘱咐的话,此刻却终化作了一声长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