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狂暴复苏 > 第二十六章 狰
 
  伫立了良久,直到雨浸衣衫苏孚才回过神来,大步朝着山下走去。

  后面的陈江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来。

  半个小时后,两人出现山脚处,看着前方的入城立交桥,苏孚缓缓开口道:“要么你先在这等我?”

  “一……好吧!”陈江声音有些发颤。

  苏孚点了点头,缓步踏上了立交桥。

  陈江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苏孚前行,此刻的立交桥入口在他眼中似乎化作了一张择人而食的大口,正一点点地将苏孚吞噬进去。

  “呼呼……呼……”

  待苏孚的身影消失,陈江突然弯下腰用双手撑着膝盖开始大口喘气。

  好一会儿,他才颤抖着站起来,先是望了望前方的榆城,而后又转头望了望身后的大山,如此反复。

  有时候选择是让人绝望的,哪怕那个心灵的港湾近在咫尺,却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踏出那一步。

  生死间有大恐怖!足可以埋葬一切,包括感情,抑或良知……

  如果没有巨大化神通,苏孚也不知自己到底有没有勇气踏入了眼前的死亡旋涡,寻觅那微小飘渺的希望!

  “踏!”

  苏孚走下立交桥,穿过高速收费站,一脚踏入了泥泞的路面,溅起一滩泥水。

  前方不远处,两道幽光突然出现,左侧的废墟之中也响起了阵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右前方……

  “喝!”

  对此,苏孚没有理会,只是口中发出了一声轻喝。

  下一刻,雨幕中出现多一道快速膨胀的身影,同时一道莫名的威压快速生成,向四面八方发散开来。

  瞬息,周遭的各种杂音躁动消失了,只余一个十米高的庞然大物孤身屹立于雨中。

  很快,巨人开始倚靠着一幢幢建筑快速往前移动起来,不时跌倒,但又很快爬起来,速度未减半分。

  苏孚一路笔直而行,也不知走了多久,摔了多少跤,直到手掌触摸到一幢近数十层高的尖塔状建筑时,这才稍稍放缓了脚步。

  既然走到环能大厦了,留他家所在的城南市场已经不远了。

  环顾四周,一幢幢建筑、一条条街道都多了一股熟悉的味道,然而墙壁上的鲜血痕迹,街道上的森森白骨,却让他的脚步愈发沉重起来。

  磨盘大不的手掌撑着墙面移动,和墙上粘连的干涸液体不停摩擦,发出“吱吱”的声响,虚浮不着力的脚掌踩在一个个硬物上,“咯喳”声不停。

  苏孚缓慢而坚定地向着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前进着。

  “吼!”

  陡然,远处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吼声,让苏孚身子一震,不经偏头望去,视线却被一幢幢高楼所阻,只能看见一道道黑影从各个角落里钻出,疯狂逃窜。

  仅凭吼声就让他心神震颤,吓得这些怪物亡命逃窜,这意味着那个方向出现了一个超出意料的大家伙。

  “吼!”

  就在苏孚提高警惕想法应对之时,吼声再度出现,隐闻如碎石之音。

  “轰!轰!轰!轰……”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第三道吼声并未出现,随之而来的是一道道连绵不绝的巨响,声震耳膜。

  见此,苏孚没再犹豫,快步扶墙而走。

  …………

  城南市场,占地不大,也就十余亩,却是一座拥有三十年历史的大型综合农贸市场,俗称老旧待改造农贸市场。

  苏孚的家就在城南市场内,确切来说是在水产区,某间叫做“苏老大水产店”上面的二楼。

  花了近半个钟头,苏孚终于来到了市场门口。

  他低头望去,入眼之处尽是倒塌的建筑,残破的衣物,碎裂的白骨,以及被雨水浸泡渐显鲜红的血水,触目惊心的场景让人难以直视。

  这是一个修罗场。

  苏孚踌躇了一会,这才跨过市场大门,一步步往水产区挪去。

  几分钟后,苏孚侧身挤进了通往水产区的狭窄巷道。

  巷道中很湿滑,几乎每一次落脚都能溅起一滩黑红血水,每一次抬脚都能拔出无数根血丝。

  那恶心滑腻的触感让苏孚很不好受,但当他走出巷道看到水产区的一幕时,身体却忍不住颤抖起来。

  如果说此刻的城南市场是修罗场,那地处低洼地带的水产区就是炼狱。

  无法想象,血水、碎骨、杂物混合在地起发酵一个月是怎样的景象,怎样的触目惊心。

  “噗!”

  苏孚一脸麻木地踏进了水产区,黑褐色的污水瞬间没过了他的一尺多高的脚面,那黏稠的触感并未阻挡他的脚步。

  一步,两步,三步……苏孚终于在停在了自家门店前。

  招牌斜搭着快要脱落,卷帘门向内翻卷露出有一个大洞,依稀可见内里的凌乱。

  深呼吸一口,苏孚轻轻往前迈出了一步。

  随着这一步迈出,他的身体开始快速缩小,转瞬间已经变成常人大小。

  苏孚赤身果体弯腰从破损的门洞中钻了进去!

  破裂一地的玻璃鱼釭,干涸的石砌鱼池,干瘪发臭的死鱼……二十多平米的门店内漆黑一片,但以苏孚的目力却不难看清店内的一切。

  “呼!”

  轻轻呼出一口气,苏孚快步走到了最里面的一架钢架梯前,双手贴着扶手往上爬去。

  这是他家为方便进出,私自开的一个一平米左右的快速通道。

  …………

  半个小时前,榆城中心,榆林广场。

  广场中央,一头小山般大小,身形似豹,脸部长角,后生五尾,浑身赤红的怪物正俯身躬背,目露凶光地盯着前方。

  “嗒嗒——嗒——”

  前方,一块一人多高的景观石上,一道挺拔的身影正撑着一把黑伞低着看眼前的怪物,良久才出声道:

  “一个月就能进化完全,真是个奇迹!

  “‘狰’?

  “三日之内你不得离开此处,若是同意,我就此别过,如不愿且做过一场!”

  回答他的是一声怒吼,以及一道横压而来的巨大黑影。

  “轰!”

  下一刻,景观石碎裂四溅,黑伞抛飞,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在广场中如闪电般的交错碰撞,一时巨响轰鸣,土石炸裂,烟尘不绝……

  一分钟后,那道挺拔的身影撑伞慢步离去。

  同时,一道充满怨毒不甘的吼声在其身后响起。

  “咳咳……呕!”

  挺拔的身影出了广场,拐过一幢高楼后速度聚然加快,待又走出数百米后,突然捂胸咳出了一口鲜血。

  “这才刚重塑血脉就几近先天……荒古凶兽,果然厉害!”

  感慨一句后,他环顾四周简单辨别了一下方向,身子一个腾挪已经消失在原地。

  二十多分钟后,这道身影出现在了城南市城水产区,出现在了“苏老大水产店”门口,正看见到苏孚爬上钢架梯的那一幕。

  “唉!”

  轻声一叹后,他飞身跃上了这幢五层老楼的房顶,在雨中盘膝坐下,闭目不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