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狂暴复苏 > 第三十四章 故人至
 
  “怎么办?”阮圆媛吐了吐舌头,怯怯地说道。

  苏孚上前拍了拍她的脑袋:“吓着了?”

  “有点!”阮圆媛缩了缩脖子。

  “那就走呗!”

  “不打听了?”

  “找那两个守门的!”

  苏孚丢下一句话,背着手就往城门方向走去。

  很快,阮媛圆跟着苏孚再次来到了城门口,也见着了两个守门人。

  只是对两人的观感,却不禁调了了个。

  见两人往这边走来,老王眉头不经一皱,而瘦猴则嘻皮笑脸地凑了过去:“哟!要走?”

  “不行么?”阮圆媛眼睛一瞪,气鼓鼓地说道。

  “也不是不行,但出城可得城主同意,”瘦猴面色不变,往而又往前凑了凑,“正好我舅舅和城主挺熟,要不我带妹妹去……”

  “呸!”阮圆媛忍不住呸了一口,同时退后一步缩到了苏孚身后,“打他!”

  “他这种歪瓜裂枣,你都能解决好不?”

  苏孚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但还是往前迈出了一步!

  “你这个瞎子还想……”

  “啪!”

  瘦猴还想嘲讽苏孚两句,然而迎接他的一只飞快迫近的手掌,而后一阵天旋地转……

  “用不用杀人灭口?”

  一巴掌将瘦猴子拍飞,苏孚有些好笑地转头问道。

  “有人看见……”

  老王见瞎子一巴掌拍晕了瘦猴哪还不知道遇上了高手,又听两人对答,不由慌了:“我什么也没看见……”

  “你们快走吧,城门虽然只有我们两个却还有人盯着的,马上就有人来了!”

  “圆圆!”

  阮圆媛会意,从背包里取出那本结婚证:“见过这两人么?”

  老王先是一愣,而后反应过来凑近了看去:“应该没见过。”

  见阮圆媛有些悻悻的样子,连忙又问道:“这是你们父母吧,从哪里逃出来的?”

  “榆城,城南市场一带!”

  “那你们得去临江县看看,榆城城南一带的人往那边去的比较多,就是……

  “就是那边比我们平安县也好不了哪里去……”

  老王正说着,苏孚突然转头看向了身后,而后回转头冲老王点点头:“谢了!我们先行一步!”

  说罢,苏孚弯一腰,双手往后一搭:偏头冲阮圆媛道:“走咯!”

  阮圆媛笑嘻嘻地趴到了苏孚背上,死死地抱住了他的脖子,冲老王挥手道:“谢了!大叔你是个好人!”

  苏孚背着阮圆媛施施然地走出了石缝,却在城门口停了下来,而后掰了一块小石子,在手里抛了抛后,曲指一弹……

  下一刻,石缝后响起了一声惨叫。

  “你把他杀了?”

  “没有,只是给了他一个教训……打坏了他的小几几!”

  “呃……你是个坏人!”

  “坐好了,开车……”

  瞬间,平地烟尘起,溅射出一团黑红相间的残影,眨眼间已窜出了十来米。

  “站住!”

  几秒钟后,四道身影飞奔到了城门口,往苏孚离开的方向追去。

  不过只追了不到百米,他们就无奈放弃了,只得想睁睁地看着视野中那团臃肿的身影快速缩小,渐渐变成了一个小黑点,消失无踪。

  “这都招惹了什么人呀!”

  “估计城主也不是对手……”

  “老刘,你外甥……”

  “……”

  四人站在原地低声交谈了几句后,快步往回走去。

  走到城门处时,老王被其中三人喊道一旁询问,剩下的一人则走向了嚎叫连连的瘦猴跟前。

  “舅舅……”

  瘦猴发现来人刚喊出声就被一巴掌拍晕了过去,而后被他舅舅扛在了肩膀上,大步往城内走去,期间一句话都没说,也没和同伴打招呼!

  “记得这小子刚来那会挺老实木讷的,怎么……”

  “怎么?你以前还是个道貌岸然的……”

  “都变了……”

  …………

  一路狂奔了十里地,苏孚才喘气停下来,放下阮圆媛。

  “不会有人追来吧?”

  “应该不会!”见阮圆媛似乎不信,苏孚不由补充道,“追过来的那四个人打不过我!”

  “哦,咋我们一路走过来,就没有见着比你厉害的呢?”

  “哎,你还希望撞见似的,如果真见着了,我就把你扔了就跑!”

  “哼!”

  “去临江县?”

  “嗯!”苏孚点了点头,如今看来临江县可能是他最大的希望所在。

  “可是,现在黑漆漆地看不着,往哪走都不知道。”阮圆媛扯了扯苏孚的衣服,“都像你瞎呀!”

  “需要带路吗?”

  陡然,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来。

  “谁?”

  苏孚一把将阮圆媛捞到身后,侧身看向左侧方,不料感知中却空空如野,他刚欲转身,刚才那个声音却又再次响起了:

  “这小姑娘不错,你小子还真会拐带啊!”

  没有变换位置,就在自己左侧方……这一刻,苏孚肾上腺素狂飙,额头冷汗直溢,一阵毛骨悚然。

  “你小子用不着怕成这样吧?才分开多久,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那个声音嗤笑道。

  “啊?”

  “应该是你提过的那位搬砖的帅大叔!”阮圆媛也吓得不轻,但还是从苏孚身后露出脑袋,瞅了一眼后,连忙说道。

  “风叔?”

  “不是我还能是谁?”寇长风蹲在道旁的一块大石上,没好气地说道:“难道还能是平安县追出来的高手?”

  “呼……”确定是寇长风无疑后,苏孚忍不住拍了拍胸脯,“差点把我吓死!”

  随后他又反应过来:“您咋来平安县了,怎么……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

  “什么这么厉害?”寇长风一脸揶揄,“还不是你肉眼凡胎看不出来!”

  苏孚连忙讪笑道:“你老不去东海了?小胖子呢?”

  “小胖子跟着那个队伍历练,而我……”寇长风似笑非笑道,“我一路跟着你到榆城的,见着你变成了充气娃娃,还见着你抱着枕头在床上哭鼻子,也见着了你哄骗人家小姑娘……”

  “停停……”苏孚不经脑门冒汗,“你全看见了?”

  “当然,包括你那个小袋子……”

  寇长风突然斜眼看向苏孚,眼中渐显狰狞……而后又哂然一笑,“差点忘记你瞎了!还想吓吓你!”

  “你可别,现在我就怕你杀人灭口!”苏孚连忙推笑道,心中实则惴惴。

  “还用我杀人灭口?没有我你小子早在榆城就凉透了!”

  奚落了苏孚一句后,寇长风转而正色道:“得了,不逗你了,袋子的事后面再说,你的眼睛咋样了?”

  “不碍事,只是可能要当瞎子一段时间!”

  “你还真有办法治好?”寇长风一脸诧异。

  “嗯,”苏孚点头,“就是有点困难。”

  “什么困难?”

  “需要源骨!”

  “源骨?”

  “嗯!”

  “我现在手里没有,你们俩这等会儿,我去平安县城看看!”

  寇长风从大石上起身,身子只是一晃,下一刻已消失在原地。

  “哇!大叔好帅呀!”

  “呃……的确!”苏孚嘴上应着,心中却纳闷无比,他搞不清楚风叔跟着他到底为了什么。

  “难道发现了水桶?不对!以他的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想要什么还不容易么?现在多半去平安县城‘打劫’去了!

  “对我这么好?难道有所求?”

  阮圆媛还在一旁叽叽喳喳地说着,苏孚却脑子乱成一团,一顿瞎想。

  …………

  “哎……圆圆?”

  “什么?”阮圆媛好奇的瞥过来。

  “你说风叔一路跟着我做什么?”

  “保护你安全呗!还能是什么?”阮圆媛撇了撇嘴,一脸“你好笨”的表情。

  “我和他们师徒呆在一起也不到十天,只能算熟络,用不着这么护我吧?”

  “哦……那你不也护着我吗?”

  “我这是眼瞎了!”

  “哼!”

  “嗡嗡……嗡……”

  苏孚正想说什么,却突感腰间的水桶开始震动起来,频率愈发快加,不由心中一震,连忙起身往平安县方向“看”去!

  “风叔回来了!”

  听苏孚这么一说,阮圆媛也偏头看了过去。

  “咻——”

  果不其然,下一刻破空声响起,紧跟着阮圆媛眼前一花,之前那块大石之上豁然多了一道挺拔的身影。

  正是离开了近半个钟头的寇长风。

  不等苏孚开口,寇长风已经冷声开口了:

  “今天算是见识了!

  “连触魂都没到,就敢自封城主,还娶了八个老婆,这年头的奇葩事还真多!

  “城主这样,剩下的六个副城主也没一个好东西,放纵的放纵,享受的享受,剩下城里的一帮老弱、妇女……”

  “大叔把他们全杀了?”阮圆媛缩着脖子,竖起了一只手掌比划了一下。

  “咳……小女生不要整天说打打杀杀!”寇长风瞪了一眼苏孚,又看着阮圆媛说道。

  “喔!”阮圆媛应了一声,收起了兴奋劲。

  “那个城主和六个副城主被我吓唬了一通,想来以后会有所收敛,城里的人日子会好过点!”

  见阮圆媛嘟着嘴似乎有不解,他不由叹息一声道:

  “当初那几个自封城主时,城里的人就离开了一小半,那些留下来的……既然选择了,那就得接受。”

  说罢他走下大石,揉了揉阮圆媛的脑袋:“不是每个人都像你哥哥这样有奇遇,有好运,又遇到了好人!”

  “好人?”阮圆媛好奇抬起头。

  “当然是我!”

  两人的一番对答苏孚全程没插口,这时才出声苦笑道:“风叔别逗我了,给个明白话吧!”

  寇长风笑了笑没说话,而是从迷彩服里掏出了一颗拳头大小,琉璃色的珠子扔了过来。

  苏孚伸手接过,凭触感就知这是枚源骨。

  “县城里就找到这么一枚,之前在西岭闭关太久,错过了好时候,源骨都被那些王八蛋捷足先登了……

  “这枚只有二十八纹,够用不?”

  苏孚静默了一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够,至少还得两枚才行!”

  “你……”寇长风指着苏孚笑骂道,“你小子干脆当瞎子算了!”

  “嘿嘿,”苏孚干笑两声后没再吱声。

  他知道这个时候寇长风应该吐露目的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