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狂暴复苏 > 第三十五章 信息量巨大
 
  月色清辉中。

  寇长风长身而立,仰看苍穹,目光悠远浩瀚,久久未发一言。

  “哎,大叔?”

  直到阮圆媛凑了过去,晃了晃小手,他这才反应过来,挠了挠一头乱发道:“不好意思,走神了!”

  顿时,画面感支离破碎。

  “风叔,有啥你就说呗,你都站了十来分钟了!”苏孚撇撇嘴道。

  “我先组织一下语言……”

  寇长风尴尬一笑,“这事儿要从上古说起。”

  “上古?”苏孚感觉自己有点懵,“那得多少万年前?”

  “你理解为几万年前就是了,”寇长风笑道,“几万年前因为一场大战,生灵涂炭,文明几乎断绝,地球本源也因此受损陷入了无休止的沉眠之中,是以灵气渐渐枯竭……

  见苏孚认真在听,他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一些大能分山断海,划地为疆,制造出一个个秘境以期延续仙道文明……”

  说到这里,寇长风没再继续说下去。

  “那后来呢?”苏孚忍不住问道。

  “后来自然是大能带领着一批人离开地球,留下的人自封于秘境之中苟延残喘,以待本源复苏,灵气再现,而这一等就是近万年的光阴,秘境中的人也因为境界难以提升,老死了一茬又一茬……

  “到了先秦时期,一批人无法忍受这漫无目的的等待,耗费巨大的代价打开了秘密门户,走了出去,来到了灵气几近于无的外界,开始传播道统文明……如今这批人被我们称之为先贤、先哲!”

  听到这里,苏孚脑海中不停地闪现出一个个名字来,终于忍不住出声道:“先秦诸子百家?”

  “有一部分是!”寇长风点了点头。

  “那……”

  苏孚正想开口再问,寇长风似乎知道他想问什么,不由笑道:

  “没错,现在地球本源真的复苏了,灵气也再生了,但事态显然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那现在是什么个情况?”

  “自然是窝在秘境里的人设法走了出来,先贤们的后代或传人靠着先辈们留下的只言片语和被改得面目全非的功法开始修炼,并希望完善传承,而源骨算是意料之外的惊喜吧!”

  “那风叔是……”

  “当然是先贤一脉!”寇长风颇为自豪地说道。

  “喔,那几万年前造成地球本源受损的大战具体是怎么回事?本源复苏后灾变发生的原因又是什么?源骨到底是什么玩意?真能修仙吗?长生不老的那种?”

  面对苏孚的一连四问,寇长风抬手摸了摸鼻子,淡然道:“不知道!”

  “不知道?”

  “我这一脉能留下传承已是不易,自然比不上那些传承有序的先贤遗族和秘境中人,哪知道那么多。

  刚才给你说的,还是我结合祖辈留传下来的只鳞片甲的信息和一些故事传说,外加自行脑补,捋出来的一条逻辑还算自洽的脉络……嗯,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

  “脑补?”

  苏孚本以为自己听的是波澜壮阔的修道文明发展史,搞半天是某位先贤后代的自行脑补,这……

  就在苏孚于寒风中凌乱之时,寇长风突然走上前拍了拍苏孚的肩膀,笑道:

  “前面的真假不重要,但有一点却是真的——灵气再生后,仙道可期,世人皆可一窥长生!”

  “呀!”旁边正听得津津有味的阮圆媛突然惊叫一声,“就是那种可以飞来飞去,打架很漂亮,还能美容养颜的修仙么?”

  “咳……理论上是这样的!”寇长风干咳一声道。

  听着阮圆媛欢快的话音,苏孚也不经心潮涌动,浮想联翩。

  不过他很快收束了心神,慢慢走到寇长风跟前,犹豫了一下,这才一脸认真的问道:“这也是你来找我的原因?”

  “可以这么说。”寇长风脸含微笑地看着苏孚。

  “不知风叔祖上是哪位先贤?”

  “列子。”寇长风轻声吐出了两个字。

  “那么说我就是先秦大贤……列子的血脉后裔?”苏孚一脸严肃地说道,“抑或转世之身?”

  苏孚话音一落,寇长风面色陡然一变,接着扬起手掌,带着凌厉的掌风,冲着苏孚的脑门呼啸而来。

  “啪!”

  苏孚被一巴掌抽懵了,而后耳边响起了寇长风的笑骂声:

  “你小子脑袋抽了,还血裔?老子都不敢说自己是血脉后裔,你小子能是?

  “转世之身?你还真敢想呀!轮回转世有没有还两说,就你这样子我就看不出来哪点和先贤能搭上线的,尽瞎几巴扯淡!”

  骂过之后,寇长风又道:“先贤们只是假借开派祖师之名传道,并非祖师真身,也许众脉祖师们现在还在宇宙中某个地方活得好好的,转世?亏你能想到!”

  “那你一路保护我,现在又和我说这么多,为啥呀?”

  苏孚一脸委屈的模样,看得一旁的阮圆媛可乐乎了,差点笑出声来,又连忙捂往嘴。

  …………

  一分钟后。

  “啥,你只是打算收我为徒?

  “你当初随便露两手,再说道说道,我还能不愿意么?能修仙都不愿意,不是傻子么?

  “你这还高门大户的,又不是什么魔门诡道,用得着么?”

  听完苏孚的一通长篇大论之后,寇长风突然嗤笑道:

  “你以为我列子一门收徒就那么随便,如果不是急着去东海,多物色几年,还找不出一个各方面都优秀的徒弟?”

  “啊!”

  “啊什么?我就是赶时间,你小子还算勉强合格,又经过我近一月的考察,这才有了今天这么一出!”

  见苏孚还有些不解,寇长风不经换了种语气,认真说道:

  “古时收徒可是件大事,心性、品质、毅力都要考察,还得与自身门派……也就企业文化差不多的意思……相契合,才能收入门墙,传承衣钵,哪能那么随意。”

  顿了顿,寇长风又说道:

  “你刚入队那会我就开始观察了,心性什么还算凑合,基础也打得还算牢靠,大家相谈也还投机,至少比之队伍里的那些年轻人拔尖了不少,是以后面我才一路尾随,多看上一眼。

  “见你雨夜入城,家中痛哭,知你非凉薄之人。

  “见你于雷劫之中不屈不挠奋起抗争,知你有不屈之心!

  “见你护着这小姑娘一路前行未起淫心,知你非淫邪之人。

  “见你于一路前行杀伐果断,又能守住底线,知你为守心之人。

  “见你……差不多了,所以你勉强有了资格传承本门衣钵,是以我才出来相见!”

  寇长风这一通说下来,苏孚不经有些飘飘然起来:我原来是这么优秀的人!”

  “啪!啪!啪……”阮圆媛适时鼓起了掌,看向苏孚的眼睛也多了一丝崇拜。

  “咳咳……过奖了!过奖了!愧不敢当!愧不敢当!”苏孚适时谦虚道。

  “还有一点我忘记说了,你这人脸皮挺厚,不容易吃亏!”寇长风见苏孚得瑟,不由揶揄道。

  “呵呵!”

  既然说开了,苏孚也没再客气扭捏,直接开口叫道:“师傅!”

  “嗯!”寇长风淡淡点头应道。

  这时,一旁的阮圆媛也跟着甜甜叫道:“师傅!”

  寇长风一脸笑意地看着绞着双手,有些紧张的阮圆媛:“你叫我,我就应下了,以后可不能反悔?”

  “师傅!”阮圆媛连忙又叫了一声。

  “哎!”寇长风笑容绽放开来,“以后你就是我的三弟子了”

  见寇长风这么快又给自己添了位师妹,苏孚为阮圆媛开心的同时,却又不觉有些腻歪:这么爽快就收徒了,之前还说要千挑万选,慎之又慎的?

  当然,苏孚不可能问出来,而是转而问道:“小胖子是大师兄?”

  “不!你才是我的开山大弟子,那小子的性子撑不起门面,他之前虽然跟了我三年,但直到出西岭时,我才收他做了记名弟子,这次既然收了你,回去也就给他定下名分,正式收入门墙。”

  寇长风话到这里,拜师一事也算盖棺定论了。

  …………

  夜幕下,阮圆媛独个儿抱着双腿坐在大石头上,时不时往前方瞅了一眼,眸中里既有好奇,又有点小委屈。

  “还没说完啦!”她再一次抬头望去,却见那两道身影依旧还在谈话,不经鼓起小脸嘟囔道。

  一百米开外,寇长风正和苏孚进行着一场谈话。

  “你这‘水桶’……取啥乱七八糟的破名字,以后记得换一个,你说它上面的纹路提升到九九八十一道才雷劫化龙的?”

  “嗯,最开始只有四十九道,吞了大概十来枚源骨,一醒来就渡劫了,一共四道,一道比一道厉害!”

  “你再详细说说。”寇长风沉吟了一下开口道。

  “喔!”苏孚应了一声,将水桶渡劫时的情景仔细描述了一番。

  “想来四道雷劫分别对应的是四十九、六十四、七十二、八十一,以后如果再要渡劫可能得等一百零八道纹路了!”

  “这有什么说道?”见寇长风这么说,苏孚连忙追问道。

  “这些数字都比较玄妙,还能有什么?”寇长风斜了苏孚一眼,“这些东西离我们境界太远,我哪能知道那么多,纯属猜测!”

  见苏孚一脸便秘的表情,寇长风不由瞪了他一眼:“关于水桶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更不要暴露于人前,特别是那些秘境中人和先贤遗族。”

  “您之前在西岭市见过收源骨的那帮人不?都是同一个村出来的,看样子好像是先贤遗族?”

  “那时我还在闭关,后来听你说你过,也有所猜测,怎么?”

  “关于源骨,他们知道的好像比你还多,那个带队的王天笑还给我提过一句:源纹数过七七之数,不可限量!”

  “嗯?”寇长风眼神一凝,“看来是遗族无疑了!就是不知道是哪脉的!”

  见苏孚依旧望着自己,寇长风突然苦笑道:“我不是说了么,我们一脉人丁稀少,能传承下来就不容易了,自然没人家知道得多。”

  “人丁稀少是多少?”苏孚一脸狐疑。

  “四个。”

  “哪四个?”

  “我和三个徒弟!”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