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孤才不要做太子 > 番外3:神枪狄仁杰
 
  柳州地处荒僻,整个州府跟中原繁华地区接触的渠道,只有一条官路而已。

  然而就算如此,只要有钱的话,依然能做到很多事情。

  比如,卢国公府的连锁酒店,也能开设在这里,赌将来柳州也能发展起来;比如,英国公的一顿宴席,桌子上也能摆上海参等高等食材。

  抵达酒楼的狄仁杰,只看一眼桌子上的各种珍奇菜肴,就知道李敬业为了这一顿饭花费了多少。

  这些年来游走各地,见过不少的贪官污吏,就是欢乐场也不是没去过。经历了这些,狄仁杰总结出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所谓的“便饭”越是豪奢,就说明主人越是有求于宾客。地处柳州,如果仅是宴请“狄仁杰”的话,还轮不到海参这些食材上场。

  说到底,李敬业这一次还是要宴请“提刑司总司”啊!

  心中有了计较,狄仁杰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笑着走进了包间。

  李敬业一身常服,起身拱手道:“怀英兄真是利落,竟然这么快就来赴宴了。刚好高州那边运来不少鲜鱼,这海鱼的鱼脍,一般没有寄生虫,怀英兄可得好好尝尝啊!”

  狄仁杰落座,笑道:“柳州虽然在岭南道,但是将鲜鱼运到柳州,难度跟运到长安没什么区别,英弟真是破费了啊!”

  李敬业比狄仁杰要小整整六岁,六岁的差距,互相道“兄”就不合适了。

  李敬业点点头,坐下道:“怀英兄在我等年轻一辈中,当真是独占鳌头啊。陛下钦赐的安远侯,比我这继承而来的国公,可要荣耀的多。朝廷因为百姓请愿,而将一个官职的品级抬高,还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不像弟弟,虽然继承了国公的爵位,但是因为任太仆少卿的时候荒废,任眉州刺史而没有政绩,一点一点的被赶到了柳州这样的小地方当刺史....”

  狄仁杰笑而不语。

  如今大唐官场已经将“谁有能力谁上去,谁拉胯谁下去”当成了定则,太上皇和皇帝仁义,并没有取消老臣的荫庇,凡是功勋之后,只要没有在学院荒废,还是可以入仕就是大官的。

  虽然太仆寺被并入兵部,但是太仆少卿,依然是正四品的官儿,马政废除以后,也没有减弱地位,不止掌管着天下军用马匹的注册饲养等,还渐渐跟驾部、车部融合,成为执掌天下战船、战车等重要交通、作战工具的部门。

  而不管怎么融合,以李敬业的出身,还是有机会成为主官,在任混个十几年二十年的,成为兵部尚书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如此的恩遇,就是已经退休的老英公,都亲自入宫,拜谢皇帝。

  可谁知道,李敬业这家伙,身在福中不知福,在太仆寺衙门饮酒,将事务全部交给下属做,甚至还有不朝而去青楼的记录。

  机会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的,但是得到的人不知道珍惜,也只有贬官一条路可以走。老英公的功绩,可以庇护他入仕就是大官,但是不能一直庇护他啊!

  深知自行奋斗得到的成果有多香甜的狄仁杰,平日里,其实最看不上这样的人。

  但是....

  面对李敬业的诉苦,狄仁杰还是微笑着劝解道:“人无完人,仕途中也需要机遇。柳州虽然荒僻,但是如果发展起来的话,英弟也未必不能再入朝堂。你看方宇和赵毅,或许二人直接进入朝堂,甚至很短的时间里就成为了仆射,可谁有异议?登州兖州如今成为大唐缴税上等州府,可都是两个人打下来的基础。”

  李敬业点点头,但是目光中还是透出了一丝不屑。

  作为客人和“兄长”,狄仁杰自然拥有先动筷的资格。

  海参这东西,是狄仁杰的最爱,“爱吃山珍海味”,甚至曾经成为他政敌攻击他的借口。

  然而,现在的御史言官,也没有以前那么死板了。在查清楚他花费的都是俸禄和皇帝的赏赐,并没有贪污以后,就不了了之了。肉食者鄙?非也!只要能做出跟自己身份地位匹配的政绩,吃肉怎么了?奢侈一点怎么了?敢于拼搏者、拼搏成功者,自然拥有享用成果的资格。吃不到葡萄却说葡萄酸的人,才永远只有吃酸葡萄的未来。

  海参炒的很不错,很合狄仁杰的胃口。虽然桌子上还有不少其它的山珍海味,但狄仁杰就是定准了海参。

  趁现在,多吃一口都是好的啊!

  见狄仁杰吃的格外坦荡,李敬业微微一笑,拍了拍手。

  顿时,包间的门打开,两个壮汉抬着一口箱子进来,将沉重的箱子,放在地上。

  李敬业起身,走到箱子边,打开以后,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箱子不是很大,但是里面三成金币、七成银币,币值哪怕只有“一”,也是难以想象的财富。

  终于等到了“荤菜”,狄仁杰放下筷子,笑道:“英弟,你这是何意?”

  李敬业开门见山道:“怀英兄何必明知故问?那铸币局铸币工的案子,可没有那么好运,在一大批卷宗中,被您抽出来吧!我想,这些钱,足够您动笔,在卷宗上留下‘核查无误’这四个字。您虽然俸禄丰厚,还时常有赏赐,但是这些钱,依然可以打动你,弟弟说的没错吧。”

  狄仁杰点头说:“没错,这些钱,别说是我,就是朝中的几位,也没办法忽视。可是,英弟,你就这么有信心,可以收买我?”

  李敬业打了一个响指,随即,包间的门口,露出来一排明晃晃的横刀。酒楼外,也传来了甲叶碰撞的声音。

  见状,作为护卫的李元芳,连忙拔出横刀,护卫在狄仁杰的身边。

  看到窗外那明晃晃的火把,狄仁杰叹了一口气道:“你这是蜜糖和大棒一起用上了啊!”

  李敬业微微一笑,坐回自己的位置说:“怀英兄,听说您早年忙于审查案件,一直未婚。万民请愿的事情以后,太上皇都有将晋阳公主下嫁给你的想法,晋阳公主还答应了。想必,你此前进京叙职的时候,陛下也跟你说了这件事吧。”

  狄仁杰点头说:“承蒙太上皇和陛下厚爱、晋阳公主青睐,我们确实是定下来婚约。”

  李敬业顿时笑了:“晋阳公主是太上皇、太后的心肝宝贝,又因为跟陛下同辈,长相颇为甜美,这些年希望携美而归的不知道有多少。可以预见,哪怕是如今的官场,娶到晋阳公主的人,未来都必定青云直上。怀英兄还没有成婚,无后,若是死在柳州,当真是可惜了啊!”

  狄仁杰笑了笑,看了一眼窗外,再看看李元芳,才伸手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后说:“英弟所言极是,为兄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只是,关于这个案子,为兄还有一些疑惑,不知英弟可愿意解惑?”

  见狄仁杰松口,李敬业自然是喜不自胜,抑制着欢喜,拱手道:“怀英兄尽管问,在下一定解惑。”

  狄仁杰伸出五根手指,缩回小拇指问道:“第一,铸币局的人,哪怕是因伤退休,也不得擅自离开铸币局规定的退休住处,你是怎么把人弄到柳州来的?”

  李敬业笑道:“自然是因为孝道,早些年,那人的父母就被我带到了柳州。也是在得知父亲去世以后,他才狠下心,把手伸到了铸币机的巨锤下面。所以,退休以后,他申请守孝,自然没人阻拦。”

  “他父亲是你杀的?”

  “怀英兄,您这就过分了。他父亲是喝酒而死,跟我没有关系。”

  喝酒喝多了,也会酒精中毒而亡。这一点,见惯了命案的狄仁杰,自然清楚。看着一脸无辜之色的李敬业,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缩回无名指,狄仁杰继续问:“第二,你为什么要杀了他?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卷宗中的那个凶手,是被你收买的,事实上,那人一家子都是被你派人抓起来,最后交给凶手行凶的吧。”

  李敬业惊讶道:“看来你这些年混的风生水起,还是自己有两把刷子啊!没错,就如你所说。至于我要杀他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假币已经筑造出来了。”

  狄仁杰又缩回了大拇指:“第三,你制造假币,经由黑市拍卖,换得大笔钱财,到底要干什么?自己花?太多了吧!造反?又太少了吧!”

  李敬业叹息道:“现在的大唐,造反的人有机会?有活路?造假弄来的这些钱,我虽然是用来准备军备的,却不是要造反,而是要离开大唐,在骠国、希兰国附近打下一片国土,用来栖身。当国王,总比顶着一个英国公的爵位,却当一个刺史要强吧!”

  狄仁杰愣住了....

  这样傻b....不对,这么天马行空的事情,竟然也能策划出来?

  无数外国人,都为了一个大唐的户籍,散尽家财,而这家伙,竟然想着舍弃大唐的国籍?也难怪这家伙小时候,老英公想着要烧死他了。聪明人要是走了岔路,还真的有葬送一个家族的能力啊!

  看到窗外、街对面一户点亮的灯火,李元芳微微一笑,在狄仁杰的身上拍了一下。

  虽然不知道这个动作代表什么意思,但是李敬业却不想让这家伙改变主意,从怀里掏出一份文书,焦急道:“还有两个问题是吧,快问,问完了,在这文书上签字画押,怀英兄就可以离开了。柳州虽然荒僻,却也有青楼,想必怀英兄今晚能睡得很安稳。”

  狄仁杰摇了摇头:“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

  说完,狄仁杰收回了食指,独留下一根中指,还是对着李敬业的。

  看到这根中指,李敬业拍案而起....

  狄仁杰笑道:“你就那么有自信,这酒楼能困住我?”

  李敬业从桌下抽出横刀,回手一撩,他的座椅就成了两半。

  完成这些,他才咬牙切齿道:“狄仁杰!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且不说这酒楼已经被我五百下属包围,就是你这个军队出身的护卫,也未必是我的对手。你可知道,军方三代人物中,就数我身手超绝?”

  叹息一声,狄仁杰站起身,无奈道:“你可知道,陛下私下里还给过我一个称号,有一件事,就是陛下都弱我一筹的?”

  砸碎酒杯作为号令,李敬业撇撇嘴:“是什么?”

  “陛下给我的称号是神枪手,至于陛下都要弱我一筹的,则是火枪的准头啊....”

  伴随着狄仁杰话音的结束,李敬业也看到了狄仁杰抬起来的手。

  在他手上,已经有了一个火枪模样的东西。不同于火枪的是,他手上的火枪,不再是燧发枪那种模样,而是变得更加板正,如果不是看过火枪的样子,李敬业绝对会把这个怪东西。只当成是铁盒子。

  而另一边,李元芳也丢掉了手里的横刀,拿出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东西,双手各持一个。

  这就是谈不拢了!

  那就....

  足下蓄力,李敬业才要动手,狄仁杰就下放火枪,扣动了扳机。

  伴随着砰砰两声的,是更加密集,犹如放爆竹一般的接连响声。

  李敬业已经动不了了,看着桌子上的两个洞,还有自己腿上不断涌出来的鲜血,他不解。

  什么时候,火枪有了如此的穿透力?什么时候,火枪也是能连发的了?那东西不是装填一次发射以后,还要再装填,才能使用的吗?

  砰砰声不绝于耳,尽管是双膝跪地,李敬业依然能看到包间外面不断倒下的身影,还有惨叫声。自始至终,没一个人能突入包间。

  确定李敬业很难站起来,狄仁杰又是一枪,将李敬业的横刀震的离手,才坐在椅子上,将枪口对准他,说:“陛下有一句话,对于不知情的敌人而言,很残忍,那就是:时代变了!食大便啦!

  李敬业,你以为大唐军队现在还装备的是那恶心的燧发枪?那种,现在都是当装饰,摆着给外人和不知情的人看的,若是战争再起,咱们军队掏出来的武器,会让敌人如同当年见识到惊雷箭一般的懵逼。

  五百人很多吗?就算没有外面的埋伏,在这酒楼里,你的人,也奈何不了我们两个人。身手?在大唐现如今的武器面前,身手再好,没有近身,也没有一点的意义!”

  李敬业惨笑,毫不犹豫的把手伸到了怀里,可是不等他将自裁用的匕首拿出来,狄仁杰抬手又是两枪....

  解决完外面的敌人,重新回到包厢的李元芳,见李敬业四肢俱伤、想要咬舌自尽却怎么也下不去嘴的李敬业,无奈道:“大人,您何必这样呢?”

  狄仁杰叹息道:“不这样,他反而会死的很容易。你信不信,除了他的人头以外,甚至都到不了京城。”

  李元芳想了想,收起了双枪。

  确实,李敬业此举,定罪模糊,但是不管怎么样,他冒犯了皇帝的声望,是事实。虽然罪不到“谋反”,但是性质恶劣如此,估计,老英公会亲自动手清理门户。

  上前将李敬业的横刀踢飞,并且检查他全身,确认没有武器、给李敬业进行简单的包扎、并且捆起来以后,李元芳才稍稍松懈了一点。

  坐到椅子上等着千牛卫进来收拾残局,夹起一个鸡腿,吃了两口以后,李元芳才开口问道:“狄大人,我一直有一个疑惑,当初咱俩受陛下邀请,训练用枪的时候,陛下说:‘也就是长相不对,不然这家伙妥妥的也是燕双鹰’,这是什么意思?”

  狄仁杰耸耸肩,无奈道:“咱们的陛下有时候就会这样,就像你,并非是按照身手选拔出来的,而是全军寻找名叫李元芳的人,最后在一大群李元芳里,定下来是你。我也问过陛下,陛下只说狄仁杰这个名字,就适合有一个叫李元芳的贴身护卫,你说,这算什么。”

  李元芳无奈,也只能耸了耸肩。

  虽然自己被赐给狄大人当护卫,算是皇帝刻意安排的。但是,他是真心喜欢自己的这个工作。伴随着狄大人为人申冤、查案审判犯官....不管干什么,都会招来百姓的称赞,同僚的倾佩。

  尤其是查案中,狄大人每次说“元芳,你怎么看”的时候,他都知道....

  狄大人,必然是想要把他也训练出来,将来独当一面的。

  不过....

  看样子,自己会拒绝啊!

  看了一眼正在给陛下写回信的狄大人,李元芳下定了决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