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他悄悄地亲吻过顾冉苏南 > (2)她的伤疤,是他曾心碎的过往
 
顾冉在苏南快要等得不耐烦的时候才磨磨蹭蹭地走出浴室,她看了苏南一眼,便红着脸躲进了被窝。

苏南很快就进了浴室,浴室里传出哗哗的水声,特别引人遐想。

顾冉看着红色的床单被套,有些神游天外。她真的就这么和苏南结婚了?她有些不敢相信。

如果结婚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那么,从前阻碍他们的又是什么呢?

那些问题,仍然像一座大山一样横亘在他们中间,即便现在他们选择了无视,有朝一日,也一定会如火山般喷发出来,到时候,他们的婚姻会变成怎样?

她突然有些后悔,不应该就这样被苏南牵着鼻子走。

逃跑吧!就当今天只是个梦!

顾冉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疯狂的念头。

可惜,她才刚走到门口,苏南就已经从浴室里出来了,他看了她一眼,面色有些紧绷:“你想去哪儿?”

顾冉抓狂,这人洗澡也洗得太快了!

她想了想,道:“关灯……”

“开关在床头。”苏南似是察觉到她的小心思,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哦。”顾冉应了一声,人却站着不动。

“你站着做什么?”苏南的脸色微微沉了沉,“要不要我把结婚证掏出来给你看看?”

许是苏南的脸色太吓人了,顾冉不敢再生出别的想法,只苦着脸回到床头,伸手关了最亮的吊灯,只余床头的一盏小灯,然后小声道:“

我真的是为了关灯……”

此地无银三百两!

苏南绷着脸走上前,顾冉连忙跳上床,躲进了被窝。

苏南掀开被子,也跟着躺了进来,他一把搂住顾冉的腰,咬牙切齿地道:“下次再被我发现你有逃跑的意图,我就把你从露台上扔下去!”

“我没有……”顾冉昧着良心小声抗议。

话还未说完,唇已经被苏南堵住。

她还未反应过来,就觉得胸前一凉,睡衣的扣子被苏南一个个解掉。

顾冉这会儿是真紧张了,可苏南根本就不给她任何反悔的机会,他的一只手扣住她的两只手腕,修长的腿压住她的,让她动弹不得。

“你早该是我的……偏偏迟了六年!”苏南有些恨恨地道。

顾冉顿时想起那次在三亚的酒店,两人差点擦枪走火,最后还是他控制住自己,抱着她闷闷道:“反正只有一年了,我忍得住!”

那时她有些不解:“什么叫只有一年?”

然后就听他认真道:“因为我们一毕业就会结婚。”

那是他第一次这么直接地提起他们的未来,她的心里跟浸了蜜糖一样,她眨着眼睛看他,笑问:“你是在跟我求婚吗?”

他挑了挑眉,道:“不要侮辱我!我的求婚,怎么可能这么简单随便?”

多年后的现在,顾冉深深得体会到,他的求婚确实没有简单随便,因为他压根就没有求婚!

“顾冉!这种时候你敢给我分心?!”

耳边一声怒斥,顾冉浑

身打了个激灵,彻底回过神来。她小心翼翼地瞅了苏南一眼,狡辩:“我没有……”

苏南的眼神像是能把她切成块。

顾冉正欲继续狡辩,身下突然传来一阵从未经历过的痛楚,某人毫不留情地把她变成了名副其实的苏太太……

那天晚上,禁欲多年从未破过戒的苏先生终于得偿所愿,交出了他的童子身。对苏南来说,这是革命性的胜利,但是顾冉显然不这么觉得,这……这到底是什么速度?

她才刚刚回国!

他们已经分手了六年!

为什么才一天的时间,他们已经跨越了中间的各种过程,比如说吵架、磨合、复合什么的,直接领了证,还没羞没臊地睡在了一张床上?

顾冉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跟不上剧本的发展速度了……

苏南食髓知味,等顾冉终于从他的魔爪中逃脱出来,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她浑身瘫软地躺在床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眼睛一闭就要睡过去。

苏南将她揽进自己怀里,温热的手掌轻轻地在她背上摩挲。

顾冉将睡未睡,脑子里隐隐觉得有什么遗漏了,可她实在太困,便没有多想。

突然,苏南的手停在了她背上的某一处,而她在即将入睡的最后一刻突然想起自己遗漏了什么,于是她猛地睁开眼睛,身子倏地僵住了。

苏南没有说话,她也没有说话。

下一秒,苏南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了灯,然后伸手按住她

不让她翻身,目光落在她裸露的背上。

顾冉一动都不敢动。

而苏南,在看到她的背的那一瞬,便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回事?”

狰狞的疤痕,蜿蜒地盘布在她白皙的皮肤上,几乎涵盖了她半个背部,那样触目惊心,光是看一眼就足以让人心惊胆战。

“你不是说你没受伤?”苏南的手颤抖着抚上她的伤疤,也许连他自己也没发现,他的声音里也带了丝颤意。

顾冉沉默了会儿,才慢慢道:“只是小伤……”

“这也叫小伤?”苏南倏地提高了音量,脸色差到了极点。

他几乎可以想象,当年那一场事故有多严重,所以才会在她的背上留下这样不可磨灭的伤痕。

顾冉咬了咬唇,没有说话。

她想起了六年前,她刚去美国没多久,和爸妈租住在学校附近的公寓里。那一天晚上,爸妈出门散步,她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突然,她听到“砰”的一声巨响,火红的亮光映入她的眼帘,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她便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一阵巨大的热浪冲了出去。

有什么东西重重地砸在了她的背上,整个背部都痛得失去了知觉,她眨了眨眼,想要呼救,却发现自己竟然连呼救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周围都是喧嚣声,她看到自己的手机落在不远处的地上,铃声锲而不舍地响着,她想要去拿,想要给爸妈打电话,可又一声爆炸声响彻耳边,她只觉得一阵

天旋地转,便彻底不省人事。

那一次天然气爆炸事件,成了当地最轰动的新闻,因为有三十多个人当场死亡,有一大部分人受了重伤,还有一些人甚至找不到完整的尸体,只能从现场的一些残留物判断他们的身份。

顾冉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幸运,因为她的爸妈躲过了那场灾难,而她自己,尽管伤痕累累,可终究还是好好地活了下来。

所以,她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其实我已经很幸运了,真的……”

一滴滚烫的液体突然落到她的背上,烫得她倏然一僵。她还未翻过身来,身后那人已经从后面抱住了他,然后她就听到他闷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疼不疼?”

顾冉一愣,老实道:“挺疼的,尤其是还要植皮,医生都不给我打全身麻醉,可把我给疼死了!”

身后那人一阵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植了几次?”

顾冉当真细细思索起来,她想了好半天,才道:“记不清了,反正好几次……”

苏南再次陷入沉默,那一次爆炸事故,将他从天堂拉入地狱,听到消息的当天,他便飞往美国,他盼望着她能够躲过这一劫,可大部分证据都显示,她已经遇难,连带着她的父母,也都丧生在那一场灾难中。

那是他人生中最绝望的时刻,他不曾想过,有朝一日,这个人会重新回到他的生命里,带着鲜活的温度和熟悉的笑容。

他本

以为她当真躲过了那一劫,并为她的隐瞒耿耿于怀,可他没想到,她受了那么多苦,她当真是去鬼门关转了一圈,好在她命大,阎王也不肯收她。

命运如此善待他,在她经历生死、遭受折磨之后,还能还他一个鲜活又富有生命力的顾冉。

见苏南迟迟没说话,顾冉又有些昏昏欲睡,说实话,她并不愿意回忆那段往事,毕竟那次事故给她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面积。

不过,俗话说得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所以在她出院的当天,她就去买了张彩票。

而事实证明,那句话绝对是有道理的,因为她真的中了五块钱……

当然,这种事就没必要告诉苏南了……

顾冉渐渐陷入了沉睡,迷迷糊糊中,她感觉到他柔软的双唇在她背上轻轻流连,带着难以言说的温柔和怜惜……

- 内容来自网络阅读 -

<7>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