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江意迟苏莱 > 第24章阿莱
 
“封家医院那里查了一些眉目,苏莱的主治医生赵哲和苏宛筠有过勾结。”

陈佑说完,江意迟那双眼睛越发的幽深起来。

他按开了黑色镶钻的卡地亚打火机,缄默了片刻:“继续查。”

陈佑点头,想了想,又说:“迟哥,铭深没有道理带走苏莱,说不定苏莱的失踪跟苏宛筠和赵哲有关。”

“两边都要查。”江意迟言简意赅,打断了陈佑。

封铭深就算掩藏的再好,江意迟也能看出来他对苏莱的觊觎。

陈佑走后,江意迟准备去公司。

开完会议,江意迟一个人漫步在道路上,不知不觉,他来到了苏家。

这栋伫立于郊野的楼房已经长满了杂草。

铁栅门早已经生锈,他轻轻一推,挂在门上的那把锁自动掉落。

江意迟只身走了进去。

苏莱的母亲病死于五年前,当时还是他帮忙操持的葬礼,而苏莱的父亲是死于两年前,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回来。

江意迟踏着这片杂草,迈步进了苏家的客厅。

里面的家具用透明的塑料袋遮罩着,是为了防止灰尘落在上面,显然,这间房子之前是有人打理的,只是又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了。

江意迟想到了苏莱,心口闷闷的一抽。

他走进了苏莱的卧室,入目的,是一张张的照片,每张照片里都有他。

他和她手牵着手,漫步在沙滩上,他们在滑雪,在吃饭,他在打篮球,她依偎在他的怀中吃着甜甜的冰激凌,这些照片将他脑海深处的记忆一点点的串联了起来,甜蜜中隐隐透着浓重的忧伤。

江意迟走过去,站在苏莱卧室的书桌旁,看着那些照片,有些失神。

意迟,你终于回来了,可是,你却变了,以前那个你去哪里了,三年来你究竟经历了什么?

意迟,我们有孩子了,是个男孩,我给他取了名字,叫北北。

意迟,你在哪里,听说你去了北方,我每天都会去海边,顺着北方看去,我多希望有一天能看见你出现。

意迟,只要你活着,做什么我都愿意,我只要你活着

江凌风逼我嫁给他,要不然,他不会为你输血,意迟,我该怎么办?

意迟,你千万要醒过来,你不会有事的。

意迟,那是一个阴谋,是江凌风的阴谋,他骗我说你有危险,我想也没想就去了,去了之后遭到了算计,醒来后,发现自己一丝不挂,他利用我的裸照威胁我让我帮他做事,让我想办法偷取你公司里的重要文件,我没有配合,他便把我的裸照发布了出去,制造了我与他的丑闻,可是意迟,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和他同流合污?他是一个小人。

墙壁上,全是苏莱的字迹,每一张相片的下面,都是那些揪心到落泪的话。

江意迟捂着发疼的胸口,踉跄的倒坐在了椅子上。

“阿莱。”

江意迟嘶哑的声音透着无尽的忧伤。

原来当初嫁给江凌风是因为救他

这一刻,江意迟心痛的快要炸裂,他捏着的手松开,在自己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江意迟坐在那里,久久无法平静,直到衣服里的手机响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