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臣一 灼梦令
“我上次看见斳王拉着个公子从酒楼里出来!”“我也是亲眼所见,还是手拉着手呢!”这话传到当事人耳里,李承泽无奈的暼着在一旁幸灾乐祸的斳王妃。李承泽有病在床时,秦侧妃想喂他粥喝,他拒绝道,“本王还没到被人的喂的地步。”这边他赖在王妃床上,大言不惭的说:“本王需要你来喂。”“怎么又是烧鹅,就没有别的菜可烧了吗?”“斳王说王妃做了一首关于烧白鹅的诗觉得甚好,所以特地吩咐厨房天天给您做烧鹅,还在后院养了十几只呢。。”小药仙因情而差点仙魂俱散,醒时却丢失一段记忆。她下凡做了斳王王妃,看他如何清除异己,玩弄权势,却发现……百转千回,他踏着花瓣逆光而立,“茯苓,我来晚了。”
一夜星辰天 战国之大秦质子
  战国初年,距离穆公称霸西戎已经过去了两百年,此时的秦国已经衰落。战国历史爱好者嬴连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了这个积贫积弱的秦国。作为秦公独子的他正要大展身手的时候,一场宫廷政变让他的人生轨迹彻底改变……
只爱煞英雄 蛰雷
  打入进去,渗透回来,潜伏出去。你只看到了第二层,以为我是第一层,实际上我是第五层。
叶枕河 笛上春行录
崖门海边的千孔绝壁之上,她白袍乌血、手握卷刃地立在猎猎海风中,怀中还抱着一个稚幼的孩童,身后是火光烈烈、血染狂潮、伏尸千里的海面。而她的面前却是曾经倾心以待之人,正拥握雄兵,寒甲铁蹄,弩矢冷光地与她对峙。国破城覆,无以退路。她漾出最后一抹笑,对怀中孩童道:“公主可害怕?”孩童瞪着乌珠般的眸,留着泪却固执摇摇头。“好,这才是我赵家好儿女!”她垂眸笑着赞许。再抬头,她依旧笑着,对崖那头的男子道:“识君十三载,从此碧落黄泉后会无期!”话毕,她轻轻往后退,电光火石间只见千仞绝壁、惊涛堆雪中一片斑驳白影似冬风卷起的叶直接坠落,也刺痛他睚眦欲裂的双眼------正史都是用来镌刻在丹青上一本正经教训人的,野史才是活在口耳相传、活色生香的话本子里撩动人心的。诸君要翻的便是一册野史话本子,细数的便是宋元交替年间的儿女情长之悲喜,国破家亡之恨痛。宫城、江湖、权谋、暗杀、宗族、战争,野史里烩炖的是一口润在唇舌间的津津之意,是不吐不快的快意恩仇。欢迎孩子们安心入坑,新手姐姐坑品优良,绝无半路弃坑的不良习惯!
珞珞 重生之糙汉娇娘
徐娇娘重生了,重生在了母亲带着她和年幼的弟弟去胡泽县的路上,这一世,徐娇娘发誓一定要擦亮眼睛认清好歹。于是,孤儿寡母徐家的小日子红火起来了,徐家那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小娘子也抢手起来了。十里八乡的媒人踏破了徐家的门槛,风流倜傥的少年秀才,家财万贯的商人之子,还有那年少有为的知府想要抬了她做良妾。徐娇娘表示她看上了那个不解风情的糙汉子陆捕头,陆湛有些苦恼,媳妇娇弱的一阵风来就能刮倒实在不好下手,只是自己的媳妇怎么办,宠着呗!
弄文 重生之我不想做皇后
前世聂晚年少轻狂,一身孤勇走入皇城,最终登上那至高的后位,直到皇城门破,她毫不犹豫自尽于坤宁宫殿……那时候她才明白,她所追求一切荣华皆不过转眼浮云。这一世聂晚只想求得一世安稳,自由自在的过一生,不想那人带着满身风雨,介入她的生活,断了她的退路。世人言:岳王世子谢峥容姿绝世,丰仪无边,惊才绝艳,文极天下,有救世之高才。聂晚觉得,一切皆是妄谈。对于谢峥,她原本以为他是神、是佛、是魔、是鬼,是无人可走近的寒渊,却不想他也拥有一颗赤诚之心,愿意终其一生,换一个女子一世欢颜。这或许是一场双向救赎的故事。

穿越小说最近更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