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隋末之万钧之势 > 第五百九十三章 结束,开始,不说再见
 
  “太子,扶朕起来吧!”李世民甩开了太监的手,用力抓住了太子的胳膊。

  “父皇……”李宽此刻更关心的是李世民的身体,至于李恪,那不过是用废的箭靶子,离开大宁后的李恪便算是彻底废了。

  “朕没事了,死不了。侯君集和马周留下,其他人跪安吧!”李世民在太子的搀扶下,踉踉跄跄站了起来。

  “陛下,太上皇的灵柩即将抵京,此事可耽搁不得。孝道乃是大唐立国之本……”马周“不识趣”地站了出来。眼下的情形他看得很清楚,皇上本人是绝对不会亲自去迎接灵柩的,尽管无论从哪个方面看,皇上亲自出城都是最好的选择。

  既然皇上不出面,那么由太子代替就成了必然选择。对于太子来说,这将是一次难得的表现机会。

  恰好刚刚皇上因为伤心过度昏厥了一次,这就给了皇上一个不出面的台阶。

  按照马周的猜想,接下来皇上应该会坚持亲自出城,然后大臣们坚决不同意,甚至以死相逼,最后他再出面提出“由太子代劳”的折中方案。

  然而让马周傻眼的是,皇上根本没有配合他表演。

  “太子,你皇祖父即将抵京,就由你代替朕将你皇祖父迎接回来吧!你皇祖父这一路上肯定吃了不少苦,都是朕的错……”李世民好像忘了,李渊是被装进棺材里送回来的。

  听到李世民话,台下众人有些面面相觑。他们也不知道皇上这是在抽什么疯,难道是真疯了?

  太子也是一脸茫然,可他又不能不接话。

  “父皇,儿臣,儿臣领旨。”太子李宽一咬牙一狠心,直接领下了差事。

  “去吧,如果你那几位皇叔没有照顾好你皇祖父,你来告诉朕,朕打他们板子。”李世民重重拍了拍太子的肩膀。

  “是,儿臣这就出发。”虽然李宽这会儿还有些蒙,但隐隐约约已经品到了一点其中的味道。

  太上皇死在了长安,然后灵柩被送回来了。

  这事传开之后,无论怎么解释,大唐这边都会显得非常被动。尤其父皇本人,在面对几位皇叔的时候,势必会在道德上处在下风。

  可若是太上皇只是病重,在离开长安返回大唐的途中病故,那么意义就不一样了。

  再往深了一想,太上皇宁可死在长安也不愿意回大唐,这事传出去不好听啊!

  李宽都能想到的事,马周这等聪明人自然也不是白给的。

  只有侯君集的脸有些黑,李恪作为质子,在道德上原本是占据上风的。

  只要稍微运作一下,李恪在太上皇病榻前衣不解带,任劳任怨,一直照顾到太上皇驾崩的光辉形象就会变得鲜活立体起来。

  可若让皇上这么一玩,非说太上皇死在了回大唐的路上,那么李恪不仅无功,反而可能还有罪。偏偏站在整个大唐的立场去想,皇上这么做又是对的。

  太上皇必须是心系大唐的,哪怕以后编撰史书,也要这么写。

  说到底还是李恪犯了混,他就应该老老实实留在长安。哪怕要回来,也不应该在这种时候,时机不对,哪哪都不对。

  侯君集转念一想,这样也不错,从始至终他就没想过真正扶李恪上位。

  他需要的是一个能够分担他身上压力的工具人,只要保证李恪活着就够了……

  就在大唐的君臣在想法设法打扮“历史”这个小姑娘的时候,大宁的君臣则在开怀畅饮。

  实话实说,带领大宁帝国走到今天这一步,姜万钧已经足以自傲了。

  还有很多事情,受历史的局限性,姜万钧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推行。

  姜万钧喝醉了,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突然就喜欢上了这种醉醺醺的感觉。

  耳边听着长孙皇后的唠叨,姜万钧仿佛回到了过去。

  当,当,当……

  钟声响起,天还未亮。

  丧钟为谁而鸣?

  姜万钧陷入了思考之中。

  李恪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李恪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走在石板路上。耳中忽然传来了低沉的挽歌。

  放眼望去,整个世界一片素白。

  披麻戴孝的卫士,用一副看死人的眼神看着李恪。

  到处是哭泣声。

  怎么会这样呢?

  李恪想不通,自己怎么就成了害死皇祖父的凶手?

  想想不久前那几位皇叔嘴脸,李恪心里哇凉哇凉的。

  太狠了,那几位皇叔真是一点脸都不要,在一个小太监稍微暗示一下之后,翻脸就把他给卖了。

  李恪不知道他那位便宜父皇打算怎么处置他,圈禁,一杯毒酒,还是三尺白绫?

  成千上万人同时大哭,这种场面李恪是第一次见到。

  哀伤的气氛使得他不需要酝酿,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走到灵堂前,李恪扑通跪在冰冷的石板上,鼻涕眼泪喷涌而出。

  在他的前方不远处,太子李宽跪得很直,明明看上去单薄得弱不禁风,但却给李恪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李恪不敢乱看,只敢小心翼翼的用眼睛的余光去寻找父皇的身影。

  然而让他失望了,皇上不在。

  有传言说,皇上听说太上皇的死讯,吐了三口血,一口血能装一脸盆。

  大唐自诩以孝治天下,一个出名的孝子不仅会受到所有人的尊重,而且还可能被举荐为官。

  “孝”与“不孝”已经不是道德问题,而是关系到仕途利益。

  用大宁帝国皇帝陛下的话说,一旦涉及到利益,任何东西都可能发生变质。

  这不,李恪就被上了一课。

  “殿下,皇上也是没有办法。这里不是中原,大唐在这里根基浅薄,稍有差池就可能让大唐陷入万劫不复。陛下也心疼殿下,可那些大臣们不死心,一直逼陛下处置殿下。

  不过殿下放心,陛下是绝对不会妥协的,陛下说了,妥协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所以殿下这些日子一定要忍耐,千万别捅娄子。

  熬过了这一关,最不济就是送您回长安,继续做您的逍遥王爷。”一个小太监悄悄走到李恪身旁,轻声交代道。

  “公公放心,恪懂得。”李恪哪里不懂,这分明是让他配合着演好这一出戏。

  不过已经不重要了,无非就是一死嘛!

  ……

  洛阳,姜万钧听完了底下人的汇报,淡淡的叹了一口气。

  李恪死了,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一头撞到了李渊的灵柩上。

  姜万钧就在想,如果李恪也能够穿越,他将会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或许也会很精彩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