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七星龙渊剑之剑情 > 第二章 消失之谜
 
  
消失之谜
不知何年何月,天地昏暗,雷电交加,狂风骤雨,哀声遍野。天地间,似乎有一种恐惧笼罩着人心。而在白云山一群道士早已忙乱不堪,被一声忽如其来的闪电打破了沉寂。
“师父,赶快让我们去吧,再不去就晚了!”一道士苦苦哀求着,而后面所有的人早已跪下请愿。
万般无奈之下,有一白发苍苍的老人对掌教道长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你看,还是让他们去吧。”
“不是我不让他们去,这一次的灾难非同小可,弄得不好我天师门百年的基业将会毁于一旦,我相信昨夜你早已算到了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掌教师兄似乎对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特别的尊敬,经过几番交谈之后,早已有了退让之意。
“玄通啊,就让他们这帮孩子们去历练历练吧。”老者苍白无力的声音,就像一个父亲对孩子的劝导一样是那样的不可抗拒。而玄通一语,在这天师门从没人叫过,更没人听过。 他的过去就像一个谜团一样,没人知道,也没人知晓。据说,天师门原本是要传给一个叫百里长一的,不知是什么缘故,突然之间玄通真人接管了天师门。
“师父,就让我们去吧!”梁无庵在一次恳求着真人。
玄通真人最后还是心软了下来,他对无庵说:“路上要小心,照顾好他们几个。”然后看看他们几个徒弟,甚是无奈。
“师傅你放心吧,我们五兄弟一定会安全回来的。”玄通看着自己的五个徒弟,不自觉的转过身,逝去眼角落下的泪,然后无奈的说:“你们去吧,路上小心,决不能丢我天师门的脸,但也要记住,一定要给我活着回来。”
“是!”说完,无庵带着众弟子浩浩荡荡往滇国赶来。
此时,天师门只剩下玄通真人和那位老者。“真不知道,这一次是对还是错。”那位老者看看玄通真人安慰的说:“没事的,放心吧。”而后便离开大殿向后山走来,只剩下真人在苦苦期盼着……
一群炼道之人携风御剑,长飘行空。几千人的团队,在天空中蔚为壮观,陆地凡人看看一群群如此清雅之人,甚是羡慕不已。
“大师兄,我们什么时候能到?”小师弟田大赫问到。
“师弟们,不要心急,马上就要到了,我们的师伯也肯定正在与妖魔大战。估计双林寺已经派人过去了,原本我们商定昨日同双林寺一起过去的,也不知道师傅怎么搞的,在房顶上看了一晚上的星宿之后,再三劝阻我们,还好有那个老头在,也不知道师傅为什么单单听他的话?”无庵的脸上也露出了疑虑。
“师兄,连你都不知道那个老头是谁吗?他来我们观多久了啊?”这群师弟们听的奇怪了,都来询问。
“我具体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何方神圣,我入观那一年听说他很久很久以前就在我们观里了,在我们观后面有一个后山,是我们的禁地,连我们的师傅玄通真人都不敢擅自入内,但惟独于他可以来取自如,真是个怪人呐。好,不说这么多了,待会到了滇国一定要保护好师伯的安全,保护好滇国的子民们!”
无庵的这句话就像一个神圣的使命一样,在天师门的子弟中。
一条闪电划过,在滇国的另一端,九十九条蛟龙在澄江内掀起翻天巨浪。那滚动的江水,犹如倒塌的山脉,劈天盖地而来。澄江内不知淹没了多少无辜百姓,那死去的阴魂在澄江飘荡。滇国俞元城岌岌可危。
“滇王,我们来迟了。”一和尚打扮模样向滇王行礼。
“慧觉大师,你能来是我们滇国的福气,还望你能解救我滇国黎民百姓。”此时的滇王已经五天五夜没有合过眼了,眼看着自己的百姓遭此劫难,心里,别是一番滋味。
没过多久,滇王同慧觉大师及众弟子来到了澄江边上。面对滚滚翻腾的江水,一霎时间顿生怯意。
正当双林寺众僧要与蛟龙大战之时,天空一群青衣御剑之人纷纷而下。经过几番客套,两家联手共迎大难。
此时,慧觉大师与众弟子盘坐于思无涯崖上,而对面此起彼伏翻起的巨浪早已越过思无崖的半身,就差一尺之险整个山崖就要被无情的淹没。
而此道崖,乃是俞元城内最后一道屏障。一旦大水漫过,城内,将一无所有。
责任于身,重于泰山。
无论如何,佛教众僧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解救黎明百姓,普度众生,乃我佛慈悲。
不一时,思无崖上,一群众僧念起了佛语;
观心空王,玄妙难测;
无形无相,有大神力;
能减千灾,成就万德;
体性虽空,能施法则……
余音未完,只见慧觉胸前飘起七颗佛珠舍利,顿时间佛光大盛!
那七颗佛珠突自排成一列,每道金光犹如一把利剑一样,七把剑汇聚成一束,犹如阔刀大斧一般劈向黑蛟。
霎时间,昏天暗地,鬼哭狼嚎。
剑芒所过之处,寸草不生,飞沙走砾,人鬼丧胆。
只听“嚎”的一声惨叫,一条巨大的蛟龙从澄江腾空而起。
江面波涛汹涌,浪花飞溅。
此黑蛟飞舞的蛟尾刚好打落挥剑而来的天师门弟子,又一道摆尾,将双林寺众僧打去一半。劫难未除,已死伤大半。
而此时梁无庵早已按捺不住了。在他拔剑的瞬间,一股青光从剑鞘逃出。众人大惊,一阵寒气刺入人心。无庵将剑拿在眼前,似一个老朋友一样语重心长地说:“绝影剑,我天师门的荣誉今天就看你的了。让一切妖魔鬼怪,拜倒在你的剑下。”说完,便驾驭着绝影剑飞奔着向黑蛟刺来。
正在这时,有一个黑蛟似乎看到了这把剑要向这边刺来,它停下了刚才肆无忌惮的愤怒。明显的感受到这股剑气非同一般……而此时它也来了兴趣,借助水波一跃而起。一个庞然大物,遮住了天空。天师门与众僧侣目瞪口呆。
绝影剑乃天师门三大神剑之一,据说,上古年代有一炼剑师风市偶然得到一块黑色玄铁便以神兽之血练就一把绝影剑。
此剑因渗入神兽精血,暴力之极,剑出鞘必须见血方回,用其不甚反被剑气所伤。
风市见此剑,反噬太强遂把他镇压在白云山下。后魏无忌在此修行,天天以道教经典教诲,已渐渐失去霸道之力。魏无忌便以此剑降妖除魔,降恶除盗,声名大振!!!
此剑越是逼近黑蛟越是有种兴奋,青光大放。
慢慢地越来越近,绝影剑上出现了奇怪的现象。一火凤凰在剑内盘旋!!!而另一处传来一阵撕裂的嚎叫!!!
…………
霎时间,昏天暗地,鬼哭狼嚎!
时间犹如定格一般,随着梁无庵一声“剑去”,一道青光从黑蛟腹内穿出!!!
众人大惊,屏住呼吸!!!谁都没有想到此剑竟有如此威力。
不一时,此黑蛟慢慢地沉入水底。
此一切都被滇王看在眼里,不过在他还未来得及为此庆幸的时候,一场更大的灾难来临了。
此九十九天蛟龙原本便没有淹掉俞元城之意,因最小的一条黑蛟被压在圆通山下,只是想出出气,教训一下俞元城内的百姓而已。可这下情势不一样了,比想象的更糟。因为又死了一个!!!
剩下的九十八条蛟龙,眼睁睁的看着又一条惨遭毒害, 对天长啸,凄惨无比!!!
黑风咧咧,一股恐惧的凉意!!!
不一时,所有的蛟龙都沉入了水底,江面一片平静。众人都在欢呼着灾难已除,而只有一个人不敢掉以轻心,他就是滇王。
在还没来得及沉浸在这份喜悦之际,恐怖的事情出现了!
澄江内的水,剧烈翻滚!
一道百米高的水浪,从天而降!
众人惊悚,脸色发白!
……
就在这一瞬间的功夫,天师门与双林寺众僧所剩无几!都被这巨浪卷进水底,被蛟龙撕裂的粉碎!!!
江面又出现了平静,一种出奇的平静,平静的令人有点窒息。
☆☆☆☆☆☆☆☆☆☆☆☆☆☆☆☆☆☆☆☆☆☆
“师兄,到底这剑在不在这里,滇王府这么大怎么找啊?”滇王府,花丛下,传来一女子的声音。
“师傅说过了肯定在这里,师妹别担心,肯定能找到的!”一男子对着此女子在嘀咕着。
“好了,别说了,小心点,要是被滇王发现可就麻烦了,别说找不到剑,恐怕连我们三个人的命都没了,到时候你们两个只能做一对鬼夫妻了!”此男子一脸严肃,四处打探路径。
三个人停顿了一会,一男子说:“巨门师弟,你和禄存师妹从左面绕到后花园内的一个剑冢看看,我继续向前。”
“好!大师兄,你要小心点。”禄存有点不舍的对此男子说。
“好师妹,放心吧,我们会完成任务的,到时候我还要回去喝你和巨门师弟的喜酒呢!”说完,便示意他们两个快点走。
看着禄存和巨门慢慢地走远,他暗暗的摇头,一股莫名的感觉涌上心间。要是当初自己没那么痴迷武术,恐怕陪伴自己身边的应该是这名女子。可惜被小师弟趁虚而入,到现在已挽不回当初的那个她了……
禄存与巨门很顺利的走进了剑冢,奇怪的是滇王府内的士兵竟然如此的少。他们不知这里的士兵早已魂葬澄江内了。
巨门好一大块头,满脸胡塞,提一五百斤阔刀大斧。禄存总是穿着一身碧绿的衣裳,恍若一名仙女一样,让人看得入神。再加上披着一件碧绿的风衣,那种风姿更是惹人喜爱。几乎在九龙山庄,没有那个男人不对她动心的。但她只对两个人感兴趣,一个是大师兄天狼,另一个是即将与自己成婚的巨门。
禄存和巨门在剑冢如入无人之境一般,来去自由。
剑冢里面藏有各式各样的兵器,连他们两个都大为惊讶。这些剑如此之多,想都没有想到。
剑冢的正北方悬挂着三把宝剑,在忽暗忽明的灯光下大放异彩。那闪动的剑影,坑坑作响。两个人的目光一下子转到了这里。
“这难道就是七星龙渊剑?”禄存说完,便伸手取剑。只听“啊”的一声,禄存迅速的蜷回了手。
一股鲜红的血液从手指渗出!
此剑锋利之极,令人叹惊!
不知过了多久,天狼在滇王府内迷了路,索性四处看看,不知不觉来到了后院。
此时,一身材高大,豪装打扮的男子在来回的走来走去。一眼就能看出很着急的样子。此男子到底是谁,穿着这么豪华,让天狼疑心重重。
屋内传来女子分娩时的号叫,他明白,这名男子肯定是在等着即将出世的孩子。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此男子放下了一口气,并停下来回的脚步。
“王爷,王妃生了,是一个皇子,恭喜王爷贺喜王爷……”接生婆抱着刚刚出生的婴儿递给这位滇王!
滇王看着刚刚出生的孩子,一股泪水从眼角滑落。
“国难当头,恐怕这孩子命不久矣啊。”滇王对着孩子自言自语。这时天师门的田大赫狼狈的跑来。
“师伯,我们快抵挡不住了,天师门和双林寺的人都快死地差不多了,你快想想办法救救他们吧!”说完,便泣不成声。田大赫年龄尚小,没见过什么大风大浪的,这一次的灾难让这么小的他来承受,来的太早了。看着师兄师弟被卷入水底,他只能寻求帮助。
滇王看着田大赫语重心长的说:“大赫啊,你把这孩子带到白云山交给你师父,我看过了这孩子将来与我天师门有缘,将来必成大器。”
滇王把孩子交给田大赫,并吩咐了一番,由他带往白云山而去。
滇王仰天长叹,一声叹息,纠结了一个男子的无奈与无助。
“看来,只有请出它了!”滇王走进屋内,看看自己心爱的王妃,心痛不已。然后绝然的向祖宗祠走去。
这一切都被一个人看在眼里,他就是九龙山山庄司马承彦最得意的弟子天狼。他便尾随着滇王来到了祖宗祠。
在一番的祭拜祖宗之后,滇王从后堂请出了一把剑。瞬时间,整个宗堂富丽堂皇。
天空一道闪电划过,雷声滚滚。众人大惊,不知何物!!!就连澄江蛟龙也感到了恐惧。
众人的目光渐渐地向滇王府祖宗祠望去。一股奇有的光芒射向四面八方,犹如利剑一般,见血封喉!!!
“七星龙渊剑!”天狼目瞪口呆。
忽如,一股热乎乎的液体从天狼鼻孔流出。他竟没有发现,早已被这剑气所伤!
滇王手托着剑向澄江走来,所过之处飞沙走砾,火星四溅,众人大骇!
滇王手起刀落,电闪雷鸣,一群蛟龙被砍为数段!场面惨烈,令人咋舌。他似乎像疯子一般挥舞着剑,砍来砍去,甚至自己的同门都惨遭在这七星龙渊剑下。
……
“师兄,这块大石头下面怎么压了一条蛟龙啊,用你的大斧头看看能不能把它辟开,那样一定很好玩。”
“不要了师妹,快点找到大师兄,咱们走吧,再晚这里就要被淹了!”
“不要嘛,不要嘛,我就要看看,就要看看……”禄存撅着嘴,将头一转,似有不满之意。
“好吧,我答应你,不过我们要快点走。”
禄存快乐的手舞足蹈,并向后后退了百米远。
可就在巨门举起神斧向这块大石劈来之际,一阵巨浪打来,将巨门卷入了江底。禄存看到这一切惊悚万分,用双手捂住嘴巴,愣在那里。而后悲痛欲绝,呼喊着巨门。无论她怎么喊,也没有人答应。
正在这时,为了寻找他们两个,天狼也来到了圆通山,看着禄存的哭喊,天狼明白了一切。万般无奈之下,天狼点了禄存的穴道,而后携她而去。
没有多久,整个俞元城沉在水底,江面恢复了往日的安静……
几日后,这里的一切不复存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