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江意迟苏莱 > 第6章陪陪他们
 
苏莱跟着江意迟来到了一家休闲会所。

她低着头,艰难的行走,每走一步,带动着身体火辣辣的疼痛。

她咬唇,一直隐忍着。

纸醉金迷的会所,奢靡高档,所到之处都透着浪漫唯美。

不过,风月气息也很浓。

江意迟无论走在哪里,都是光芒的聚焦点,很快,那些女人的视线全部都迎了上来。

有的花痴有的着迷。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靠近。

江意迟总是给人一种清冷的疏离感,正是这种疏离,却又极具魅惑。

踩着异国情调的亚特兰蒂斯地毯,苏莱随江意迟进了一间奢华包房。

里面灯光昏暗,却看见有几个女人在跳钢管舞,女人披着波浪卷发,穿的性感妖娆,将气氛烘托的暧昧至极。

苏莱进去后只觉的一股冷气扑面而来,她环抱着胳膊,定在那里。

“迟哥,这妞是你新找的?看起来不错。”

“就是一脸苦相,不太好。”

两个男人坐在红色真皮沙发上,晃荡着高脚杯,看着站在那里的苏莱。

其中一个男人却不语,看着苏莱,眉头一皱。

江意迟点燃一根烟,看着苏莱,冷冷的一笑:“过来。”

苏莱缓缓的走过去,站在江意迟的旁边。

“倒酒。”

江意迟命令。

苏莱为他倒了一杯酒,亲自递给了他,然后,又默默的立在了江意迟的旁边。

江意迟端起来,浅尝。

“这从哪儿找来的小姐,拨一下动一下,一点都不灵活。”

陈佑半调侃的说。

江意迟的眼睛里薄凉一片:“她是我的奴隶。”

“奴隶?”肖鹏飞和陈佑异口同声。

只有坐在一旁的封铭深不语,看着苏莱,眼中闪过一丝怜悯。

“迟哥,你这奴隶好像不太情愿侍候你啊?”陈佑调笑。

“不太情愿我不知道,但是她必须侍候。”江意迟掸了掸烟灰,挑眉:“阿佑,我弟弟那个案子你办的怎么样了?还搜集了什么证据?”

陈佑回答:“我已经查过了,他还干了好多违法的事情,在海关那儿,我查到他走私违禁品,证据确凿,迟哥,要不是你替他兜着,他早就死翘翘了。”

肖鹏飞又继续说:“在加上伯母的死,足以可以送他进监狱判死刑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包庇他?”

苏莱心头一沉。

江意迟手指夹着香烟,鹰眸掠过一丝沉痛,慢条斯理:“其实我更喜欢让他生不如死。”

肖鹏飞和陈佑不作声了。

“苏莱,我们来玩一个游戏怎么样?”江意迟突然对苏莱开口。

“江总请说。”

苏莱知道,他肯定又要折磨他了。

但是,她永远都不知道,他下一秒会怎样折磨她。

此时,陈佑和肖鹏飞这才知道,她是江凌风的妻子苏莱。

那个三年前背叛江意迟的女人。

包房里的空气一下子凝固了起来,变的异常紧张。

“你不是救人心切么?我给你一个机会,陪陪我这几个兄弟,我就放了江凌风,怎么样?”

他那清冷的眸掠过一抹试探。

苏莱咬唇,昏暗的灯光下,那双乌眸噙着屈辱的泪水。

封铭深和肖鹏飞以及陈佑三人有些不忍看。

“意迟,还是算了,你的女人我们可不敢碰。”

陈佑耸耸肩。

“不过一个婊子,什么时候成我的女人了?”江意迟换了一个坐姿,一只手狂放的搭在沙发上,嘴角一抽搐,视线在苏莱的脸上横扫:“过了这次,你就没机会了。”

苏莱吸吸鼻子,将泪水吞饮进肚子里:“谢谢江总,我会好好利用这次机会。”

现在已经天黑了,一天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哪怕在屈辱,她也要挺过来。

为了北北,她做什么都可以。

她强颜欢笑,朝陈佑和封铭深走过去,一只手搭放在陈佑的肩膀上:“三位哥哥,你们想让我怎么陪?”

江意迟面色无波,那双眼睛却宛如一把杀人刀一样,捏着高脚杯,指甲泛着青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