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江意迟苏莱 > 第28章化成灰也认识
 
所有人都不敢上前了。

北北看着江意迟的腹部流血,他吓的直哭。

手一松,欲要后退,却被江意迟握住了手。

“北北,只要你能解恨,可以在我身上多捅几刀。”他的眼睛里雾气氤氲,将北北的那只小手贴放在自己深刻沉郁的脸上。

北北摇头,放声大哭:“我要妈妈!我要她活过来!”

江意迟那颗心痛的揪搅成一团,将北北紧紧的搂在了怀中。

三年的时间,可以冲淡逝去的一切,但是却冲淡不了江意迟深藏心底的那份浓烈的情感。

在江意迟的心中,苏莱就像是他心底的朱砂痣,永远都无法磨灭。

如果没有北北,他或许早已经随了她去。

江意迟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儿子,忧郁的眼眸中掠过了一丝不舍。

三年来,北北一直疏远他,不肯和他亲近,只有在睡着的时候,那份戒备和厌恶才能从北北的脸上消失。

好久,江意迟才起身离开了北北的卧室,有些颓废的走进了客厅。

肖鹏飞和陈佑在一楼的客厅那儿等候多时。

“迟哥,你看你憔悴的,多注意身体。”

“就是啊,迟哥,这都已经过去三年了,你应该走出来的。”

陈佑和肖鹏飞走上前,关切的劝江意迟。

江意迟请他们入座,便开门见山:“有进展了么?”

肖鹏飞叹了一口气,点点头:“当年,江凌风开车撞死你母亲的时候,和他坐在车内的那个女人不是苏莱。”

江意迟的手一点点收紧。

当时因为和江凌风的丑闻,他愤怒的打了苏莱一巴掌,随即苏莱哭着冲出了雨夜,他在雨中寻找苏莱的时候,一辆车朝他撞了过来,在他昏迷中,看见苏莱和江凌风在一起,看见了她和江凌风坐在车内,撞死了母亲,然而,他并没有亲眼看见苏莱上江凌风的车

如今,调查出了那个女人的确不是苏莱,他再次跌入了无尽的愧悔中。

他早应该怀疑的,可当时却像是鬼迷心窍,竟然不相信她。

她那么爱他,怎么可能和江凌风同流合污?

“查出来是谁了么?”江意迟好久才开口。

陈佑想了想,摇头:“那个女人在三年前移民国外了,户籍都改了,叫刘嫚。”

江意迟不语,默默的抽着烟。

三年前

那阴翳的眼眸不由的抽动了一下。

看来,他需要亲自调查一些事情了。

法国巴黎。

阴云密布的天空,秋风吹散了凋零的落叶。

一身修身的黑色大衣,将那如松的身姿映衬的更加的孤寂落寞。

江意迟漫步在异国的大街上,幻想着能看见苏莱的影子。

然而,期望越高,越渺茫。

倏然,一个抱着布娃娃的女人映入他的眼帘。

女人穿着卡其色的毛衣,配着一条牛仔裤,长发随意的扎在脑后,身形纤瘦,背对着他,朝前方的十字路口走去。

她似乎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穿梭在车水马龙的路上,朝对面跑去。

“阿莱?”

江意迟毫不迟疑的追了上去。

如果这一切是幻觉,那么他希望一直就这样活在幻觉中。

他大步流星,追逐着那个纤瘦的身影。

前方,一辆车朝那抹身影行驶了过来,江意迟心头一沉,伸手,将她拽入怀,紧紧的护在了身下。

女人手中的布偶失手掉落在了地上,她惊慌的尖叫了起来。

“孩子!我的孩子!”

声音有些嘶哑,透着无尽的凄厉,震彻了江意迟的心。

“阿莱!”江意迟握着女人瘦弱的肩膀,声音激动。

女人仰着脸,看着江意迟,随即那双乌眸露着一丝惊恐。

她大叫一声,推开了江意迟,奔跑着去捡地上的布偶。

江意迟负伤跑过去,却看见一个男人扶着她,将她揽在怀中,抱进了一辆车内。

那个男人即便化成灰江意迟也认识。

他正是封铭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